东北谜踪 第五十二章 鬼屋惊魂
MRP小说网
MRP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淡色满楼 山乡奇闻 龙涛情史 儿媳秀婷 惹火乡村 小姨多春 荒村野性 山中小屋 桃色美人 寸寸销魂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孽乱村医 流氓学生 梅开二柱 全本小说 三人成狼 上流爱情 蛮荒囚徒 山间猎艳 极品流氓 岁月人生 笑话大全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MRP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东北谜踪  作者:舞马长枪 书号:320 更新时间:2012-10-20 
第五十二章 鬼屋惊魂
  大牙看我直勾勾的一直盯着他,很快就被我盯得有些发了,惶惶不安,手足无措,不知道我为什么这样瞅他,但一瞬间就反应了过来,脑袋一拨楞,冲我连连摆手:“来亮,别跟我整这套啊,就算是打死我,我也不进去。[]咋死都行,恶心死也太他妈的憋屈了,备不住缸里的那些骨头渣子也是和我们一样被困在这里的人呢,结果跳下去就死在里面了。我和你说,那里面的水肯定不是啥好东西,闻着那股味,就知道有着极强的腐蚀。甭说一个活人下去,就是扔下点砖头瓦块,估计也好不到哪儿去?!?br>
  大牙并不是在瞎说,我也知道这样冒然下去会很危险,九死一生,或许真的像大牙所说的那样,缸里的碎骨腐都是以前在此落难的人的尸骸,估计也是像我们一样看到了缸上的图画,冒然的就进到了缸里,结果都是一命呜呼了。

  但是这口缸一定是解开问题的关键,假设这口缸与这屋子没有什么关系,也犯不上为了口水缸设计如此一个巧隐蔽的机关出来,这纯属子放,多此一举。

  大牙又看了看这口缸,连连“啧啧”了才声,就建议合力把这口缸给砸碎,砸个稀巴烂后,也就真相大白了,看看里面到底还有什么蹊跷。

  我连看都没看大牙,一撇嘴:“砸?别说我小瞧你,这缸,就算把你骨头渣子撞飞了也撞不动,我早就看过了,以我做设计这么多年的经验,这玩应儿的硬度恐怕不输于现在的钢筋混凝土了,要不你试试?”

  大牙听我说完,还真有些不服气,四处一踅摸,也没有找到什么称手的家伙,只好抄起旁边的板凳,示意我躲远点。我瞅了瞅大牙,看他摆出那架势,也没说啥,起身往后退了几步,我并不是怕缸被砸碎后被里面的东西崩着,而是害怕大牙手里头没准儿,一板凳再把我给拍那儿,那就是自找倒霉了。

  退了能有两米左右后,我冲大牙打了一个手势,示意他可以开砸了。

  大牙退了三四步后,紧了紧带,马步一扎,抡圆了胳膊,暴喝一声,手中的板凳挂着风声就飞了出去“啪”的一声就直直的砸在了那口水缸上,发出了一声金属般的嗡鸣声。

  果不其实,不出我所料,那水缸根本就纹丝未动,板凳几乎已经五马分尸了。大牙摸了摸后脑勺,讪讪的笑了笑:“妈了个巴子的,看来真结实,实践果然出真知啊?!?br>
  那口缸质地坚硬,大牙铆足劲的这一抡,上面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大牙这回也死了心,点燃了一支烟,蹲,眼睛盯着那口缸也不吱声了。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在这里折腾将近一个小时了,屋子里现在很明显的能感觉到空气有些浑浊,起气来有些闷,整个腔都有点火辣辣的,看来再用不了半个小时,估计我俩就得活活因为窒息而死,想到这儿,求生的**空前强烈。而唯一可能的变数就是屋角的那口缸了,再看看缸上的那幅图画,画上那人的表情越来越显得诡异,无论从哪儿个角度看上去,都像盯着你在笑,冷冷的笑,一种把你轻蔑到骨头里的笑。

  我就感觉好像天旋般,眼睛也有点像针扎一样的痛,眼前的一切,变得像镜子里的世界,这个世界离我好像也是越来越远,这种奇怪的变化让我心中一惊,陡然间感觉有些不对,晃了晃脑袋,视线移开那幅图画,这种感觉又突兀的消失了。

  我好奇的用手摸着缸沿,来回仔细的摸索,但似乎没有什么与众不同,刚才的感觉也再也没有发生了。

  我盯着这口水缸,一咬牙,双手拄着缸沿用力一擎“嗖”地一下就纵身坐在了缸上。

  这突然的一下子,把旁边抽烟的大牙可吓得不轻,手里的烟头也掉在了地上,不住惊呼了一声:“唉呀妈呀,来亮,你想开点,就是想死也别死那里面…”

  听他在一边瞎嚷嚷,我是又好气又好气,刚想让他闭嘴不要胡说,就隐隐的感觉**底下动了一下。

  这一下子,顿时吓得我是心惊胆战,魂飞天外,头发丝都一的竖了起来,立时出了一身的冷汗,说时迟,那时快,我两脚往后一蹬,本想一跃而下,但是紧张之下身体的协调差了一些“啪”地一下,就从缸上掉了下来,想也没想就连滚带爬的从地上爬了起来。

  大牙被我这一连串的动作搞懵了,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直愣愣地看着我,嘴巴张得大,半天没有出声。足足愣了有半分钟左右,才一脸迷茫,结结巴巴的问:“来,来亮,这,这是哪儿出呢?动作如,如此潇洒,行,行云水啊,飘,飘逸脱俗啊?!?br>
  我也从刚才的那种恐惧与震惊中清醒了过来,来不及理会大牙在说什么,用手指着那口缸:“大牙,我刚才坐在上面感觉,感觉有什么东西摸了我**一下?!?br>
  大牙一听我说这话,瞠目结舌,指了指缸,又指了找我,嘴张得老大,不太相信我说的话,转到我身后看了看:“不会吧,摸你**?啥东西有如此癖好???不是你自己一惊一乍吧?”

  我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刚才的那种发悚然的感觉,摇了摇头,肯定的告诉大牙刚才的感觉绝对不是幻觉,,肯定有东西动了我一下**。

  大牙瞅着那口缸,挠了挠头,还是有点不太相信,但见我如此肯定,便壮着胆子往前走走。明明只有几米的距离,可是却感觉走了很久似的,好不容易走到了缸前,大牙伸长了脖子,往缸里瞅了瞅,看了半天,也不见有啥动静。

  “来亮,啥也没有啊,你过来再看看?!贝笱劳芬膊换?,直接叫我过去。

  我调整了一下情绪,紧走几步到了跟前,也和大牙一样往缸里瞅了瞅,果然,缸里还是那大半缸泡着骨头和烂的汤水,除了这个,什么都没有。

  看到这里,我也有些惑了,难道刚才真的是因为神经太紧张而产生的幻觉?但刚才的那各种感觉是如此的真实,怎么想都不像是凭空臆造的幻觉,我伸出手在缸沿上摸了摸,也没见什么变化,眉头紧皱,百思不得其解。

  大牙嘴里“哼”了一声:“来亮,下次你可别一惊一乍的,还有人摸你**?你**香???我就不信一个破缸里还能长出个手来?我试试?!彼底?,也像我刚才一样,用力一纵,坐在了缸沿上。

  我也只能无奈的摇摇头,一语不发。

  大牙坐在缸沿上,嘴里还不停的说些风凉话,就见他脸上的笑意还没散去,突然一下子就凝固住了,表情怔了也就三五秒的时间,大牙“嗖”地一下从缸上蹦了下来,眼睛瞪得像铃铛一样,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望着我,惊恐万分的说:“来,来亮,好像,好像真有什么东西,摸,摸我?!?br>
  看到大牙也和我刚才的感觉一样,我就马上坚定了一件事,那就是就口缸的确有古怪,而刚才的感觉并不是我的幻觉。我现在根本没有心情去笑话他,看了大牙一眼,又盯着那口缸东睢西看了好大一阵子,但也同样仍不见有什么异常。并没有看到缸里伸出什么绒绒的手臂或是干骨头架子,缸里很平静,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一点涟漪都没有。

  难不成只有坐在缸上那只手才会出来?到了现在也是实在没有别的办法,我想也没想,双手一撑,起身一纵,又一次坐在了缸上,果然,不出二十秒的时间,又感觉到**下动了动,我忍住心中的那种恐惧身子没有动,赶忙示意大牙仔细看一下,是不是有什么变化。

  大牙屏住呼息,伸长了脖子,借着烛光仔细的看了看缸里,然后冲我摇了摇头,示意什么都看不到。

  我心里也有些惶恐,正要跳下来时,忽然感觉到**下的动静大了起来,随着“嘎吱”一声后“咔咔”的声音不绝于耳,这回可以清楚的感觉看**下的水缸正在慢慢的转动,我的身子也随着这口缸转了起来,这突然的变故把我吓得不轻“嗖”地一下跳了下来,拽着大牙,就趴在了地上。

  我和大牙趴都不敢动,眼睛紧盯着前面的那口慢慢转动的大缸,大缸转动的速度并不快,足足转动了好几分钟后才“咯嘣”一声停了下来,只见缸上有图案的这个面又转了回去,又恢复了最初的样子,我和大牙对视了一下,都有点不解。好不容易才发现大缸能转动的秘密,出了缸的背面,现在又自动转了回去,相当于我们是白忙活了一场。

  就在我和大牙大眼瞪小眼,想不出个所以然时,只见屋子的北墙中间的位置突然动了一下,然后“吱扭”一声,墙上凭空出现了一道石门,石门中间是轴,就像现在的旋转门一样,已经转出了一个角度,从外面向屋里“嗖嗖”地涌进了冷风,整个屋子的温度突然就感觉降低了好几度。

  我和大牙相互看了一眼,眼中都闪过一道惊喜,毕竟现在有了一丝转机,不管门后是生是死,就算是龙潭虎**也只能去闯一闯了,总比困在这里憋死要好。我让大牙把蜡烛端过来,用手拢好火,然后一闪身,率先钻了进去,进去后往前小心的走了两步,发现并没有什么危险,就回头招呼大牙进来。

  当大牙端着蜡烛进来后,这才看清,这里也是一间屋子。让人诧异的是这间屋子的格局与摆设与刚才的那间屋子又是一模一样,要不是明明迈门而入,还以为就是同一间屋子呢。

  我又回头看了一眼门后的另一间屋子,才确定这里确实是个新空间,而不是鬼遮眼在逗我们玩,但是我和大牙心里都在嘀咕,也不知道是谁这么有闲心,出这么多个一模一样的屋子。

  屋子靠南边依旧是一铺火炕,炕上放着炕桌,炕稍是一只大木箱。而地上西北角还有一口一模一样的大缸??吹秸飧髑樾?,心中的那种恐惧是无法形容的,就像是困在宫里的人好不容易找到了一扇门,推开后又是一个谜宫一样,一点一点的在消磨着我们的意志,就是这种单调的重复,才更加让人绝望。

  大牙端着烛台小步的往前走着,借着烛光,慢慢的打量着这间屋子。

  我紧跟着大牙的后面,借着烛光四处张望着,就听到前边的大牙惊呼一声,身子猛地往后一退,这一退十分突然,力量又很大,撞得毫无准备的我脚下就是一滑,控制不住重心,一个后仰,重重的摔。

  大牙也紧随着我倒了下来,直接重重的砸在了我的身上,他倒是没怎么样,有我这个盾做缓冲,但是我后面的地面十分坚硬,再加上大牙这一,顿时眼冒金星,耳鸣头晕,口发闷,不上来气了。

  大牙手中的蜡烛也掉在了地上,火光忽明忽暗,扑闪了几下后就灭了,屋子里刹那间又陷入了一片漆黑中。

  我用力推开在身上的大牙,脑袋上磕出来的大包,这一下把我撞得可不轻,就感觉浑身都疼,不敢用力气,吡牙咧嘴的活动了半天,也没爬起来,一边用手脑袋一边问大牙:“你冲着啥了,踩着你尾巴了,你再大点劲,我就省事了,直接就去阎王爷那儿就报道去了…”

  大牙一骨碌就从地上坐了起来,一只手使劲的捂住了我的嘴,小声地冲我耳朵“嘘”了一声,声音发颤的对我说:“来亮,小点声,屋里有人,在炕上睡觉呢?!薄 ?wWw.3MxS.COm
( ← ) 上一章   东北谜踪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MRP小说网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东北谜踪》是由作者舞马长枪精心编写创作的完本灵异小说,三毛小说网为你第一时间提供章节第五十二章 鬼屋惊魂及东北谜踪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结灵异小说东北谜踪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MRP小说网 www.mrp123.cn)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