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院[常委大院里的女人] 第十八章
MRP小说网
MRP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淡色满楼 山乡奇闻 龙涛情史 儿媳秀婷 惹火乡村 小姨多春 荒村野性 山中小屋 桃色美人 寸寸销魂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孽乱村医 流氓学生 梅开二柱 全本小说 三人成狼 上流爱情 蛮荒囚徒 山间猎艳 极品流氓 岁月人生 笑话大全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MRP小说网 > 现代文学 > 后院[常委大院里的女人]  作者:高和 书号:30128 更新时间:2014-12-31 
第十八章
  1

  钱向自认为事情做得非常巧妙,也非常顺利。他却忽略了一点:做贼心虚。孙国强如今就像惊弓之鸟,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会让他心惊胆战。他表面上对这件人事调动案毫不介意,内心却有点大祸临头的感觉,而且这个感觉有以下理由支撑:如果真的仅仅是因为工作需要,赵宽一般情况下不会以这种非常主动的姿态介入这种人事调动,当然,这种事情肯定要取得他的认可,但是钱市长却没有必要在会议上特别强调这一点。联想到张大美跟鼠目的关系,再联想到鼠目和赵宽的关系,如果张大美已经把他的事情告诉了鼠目,这个可能是现实存在的,孙国强便不寒而栗?;嵋橐唤崾?,他马上给驻港办事处臧主任挂电话,通报了情况之后,他问道:“这件事情你怎么想?”

  臧主任说出来的话差点没把他气死:“感谢组织上对我的信任,我一定好好干,不辜负组织上对我的信任,什么时候报到?”驻港办事处主任是副处级,政府常务秘书长是正处级,这次调任的质属于提升。再说,驻香港办事处实际上是个接待处,远离决策中心,而政府常务秘书长是重要岗位,已经进入了决策圈,难怪这位臧主任听到这个消息后会欣鼓舞跃跃试。

  孙国强不得不提醒他:“你先别高兴,那件事你忘了?”

  臧主任问:“哪件事?”

  孙国强恼火了,忍不住就想骂人,转念想想,现在绝对不是骂人的时候,尤其当这个光会溜须拍马、奉讨好上司的蠢货臧主任正兴致的时候,如果这个时候把他骂惊了,说不准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他只好耐着子提醒他:“上次挪用款子的事你忘了?”

  臧主任不在乎地说:“没事,我已经处理好了,你放心吧。再说了,钱我们马上就堵上了,就算是计算银行利息也没几个钱,怕什么?!?br>
  孙国强追问:“我上一次让你把账目烧了,你烧了没有?”

  臧主任迟疑了一下,然后说:“烧了,烧了,你放心吧?!?br>
  尽管臧主任明确说他已经把账烧了,孙国强却不敢相信,而且也觉得如果臧主任直接把账目给毁了,没有任何正当理由的话,会造成更多的麻烦,因此他又追问道:“你是怎么毁的?”

  臧主任又犹豫了片刻才说:“就是按照你说的方法,假装失火给烧了?!?br>
  孙国强:“真的烧掉了?”

  臧主任这一次没有迟疑,斩钉截铁地说:“烧了,肯定烧了,没问题!”

  孙国强不得不相信他,因为他没有办法在这个时候核实他说的是不是真话。孙国强叮嘱他:“你别高兴得太早了,提拔你重用你不一定是好事儿,多想想,人家凭什么提拔你?!?br>
  臧主任问道:“不是孙副市长提议的吗?我以为是您老人家关怀爱护我呢?!?br>
  孙国强冷冷地说:“是赵老大跟钱老二提议的,你感谢他们吧,回来以后说话办事小心点,如果把那件事情了,你跟我都别想活得痛快?!?br>
  听到孙国强这么说,臧主任回答的口气也就有些冷冷的:“您放心吧孙副市长,不为你着想我也得为我自己着想,我懂,挪用公款数额巨大是要判刑的?!?br>
  孙国强:“你知道就好,好自为之吧?!比酉碌缁?,孙国强觉得心里凉飕飕的,他实在对这位臧主任没有太大的把握。这时候有人轻轻敲门,孙国强一听动静就知道是秘书,有些不耐烦地说:“进来?!泵厥樯习虢亟戳?,下半截留在门外,有几分怯生生地请示:“孙副市长,法院的人要找你?!?br>
  孙国强一时没有明白过来:“什么法院?法院的找我干吗?”

  秘书说:“他说是来送诉状的?!?br>
  孙国强这才明白,八成人家是来送张大美的离婚诉讼受理通知书的。孙国强吩咐秘书:“让他进来?!?br>
  送达通知书的人是一个小老头,这让孙国强大为吃惊,根据这个小老头的相貌估计,他的年纪应该早已过了退休界限。小老头恭恭敬敬地双手递过来一个印着海市中心区法院字样的大信封,然后掏出一张送达通知书请孙国强在回执单上签字。孙国强在送达回执上签了字,小老头说了声谢谢,转身就走,孙国强叫住了他:“你是法院的吗?”

  小老头咧嘴笑笑:“过去是,现在不是了,退休了?!?br>
  孙国强又问:“退休了怎么还干这个?”

  小老头又咧嘴笑笑:“也不干这个,院长说这个案子特殊,别人送不放心,专门把我从家里叫来让我跑一趟?!?br>
  孙国强明白了,这是法院特殊照顾他,为的是不让这个案子闹得沸沸扬扬城风雨。送走了法院专派的小老头,孙国强居然感到了一丝凄然,一座地级城市的常务副市长,让老婆闹得惶惶不可终,其影响不言而喻,很可能让今后的仕途跋涉就此画上休止符,处理不当,甚至可能为他的一生画一个大大的休止符。孙国强如今对后院起火这个词组有了现实的切身体会。他也知道,后院起火,不能指望消防队,因为消防车没法开进后院。要想灭掉后院的火,最彻底的办法就是把后院彻底拆了。

  2

  公安局,林局长办公室,缉毒处王处长、刑警队广林子正在研究案情。王处长汇报,根据可靠情报,境外大毒枭近期和本市的那个代号老板的人联系密切,虽然联络的具体内容还不清楚,但是可以肯定的一点是,这位老板就是境外毒枭向本市输入毒品的关键人物,而且,最可喜的是,这位老板的一举一动已经纳入了公安机关的视线。

  听到这个消息,林局长、广林子都开始不由自主地亢奋起来。毋庸讳言,如果能够成功破获这个贩毒团伙,做到人赃俱获,立功受奖自不待言,而且这个案子也肯定会作为成功的案例载入海市公安局的史册。

  林局长:“根据你们掌握的情况,最近期间这位老板跟其他毒贩子有什么新的动向没有?”

  王处长:“奇怪的是,他们好像对海报的那个李记者,就是赵吉乐的舅舅非常感兴趣,每天都有一两个马仔在李记者家门前晃悠,很明显是在跟踪监视?!?br>
  林局长:“你们对他们的意图有什么看法?”

  王处长:“我们现在也搞不清他们的意图,可以肯定的就是,这位李记者跟他们并不是一伙,也没有任何联系?!?br>
  林局长:“会不会有别的什么事?”

  王处长:“不好说,我们惟一能做到的就是牢牢地、死死地盯住他们,同时动用一切可以动用的侦察手段来搞清他们的意图?!?br>
  林局长:“监听设备上了没有?”

  王处长:“昨天已经上了,可是老板非常狡猾,用的手机不是用他的名字登记的,而且经常变换手机,也不知道这家伙有多少部手机?!?br>
  广林子:“一部手机就够了,多买几张卡就行,这是常识?!?br>
  王处长:“我也知道,换卡麻烦,根据他的通话情况来看,这家伙有好几台手机,不会像你这种穷光蛋,一部手机用到死?!?br>
  广林子:“你有几部手机?”

  王处长:“一部啊,问这干吗?”

  广林子:“噢,我还以为你已经不是穷光蛋了呢?!?br>
  林局长:“别扯这些没用的,把主要力量调到老板这边,另外,抓紧搞清楚老板的真实身份,一定要把他盯死了,还是那句老话,不见兔子不撒鹰,更不能惊了他?!?br>
  这时候王处长的电话响,王处长接听之后向林局长汇报:“赵吉乐来的电话,老板通知润发,这两天要在他们家会个朋友?!?br>
  林局长问:“对方没说来的是什么人?”

  王处长:“对方可能不会对润发那么信任,也不会那么多嘴吧?!彼目谄锎幸还赊揶砦兜?,局长听出来了,上司对有功的或者即将立功的下级一般会格外宽容,林局长就是这样,他微微一笑,表扬了王处长一句:“还是王处长聪明,对情况摸得透彻,好了,没别的事该干嘛都干嘛去吧,别守在我这儿,我又不是毒贩子?!?br>
  3

  孙国强又穿上了他的风衣,戴着那副墨镜,竖起了风衣领子来到了那个金屋藏娇的居民小区,他掏出钥匙打开门径直踅了进去。年轻女人一身住家便装,见到孙国强有些惊讶:“啊吆,美国特务现在来得越来越勤了?!?br>
  孙国强烦躁:“干吗?嫌我来了?那好我走?!?br>
  女人急忙扑上去贴到他身上撒娇:“老公,好老公,人家盼都盼不到你,好容易等你来了,跟你开个玩笑么你就给人摔脸子,别这样好不好?”说着帮孙国强下了风衣嘻嘻笑着:“你为啥每次来都这副打扮?就不能换换样儿?”

  孙国强:“不这样咋办?海市有几个人不认识我?要是让人看见我到你这儿来,还不得成大新闻,要是放在国外,你这儿就成了新闻媒体的热门追踪目标?!?br>
  女人伺候孙国强坐下来,然后依偎到他的怀里:“你们的事怎么样了?”

  孙国强叹息一声:“他妈的,越来越麻烦了,那个娘们跑了,一跑出来就把我起诉了?!?br>
  “你不是说她有精神病,有精神病法院不能受理吗?”

  孙国强:“他妈的,她背后有人支招,到省精神病康复中心请专家作了个鉴定,证明她精神正常,法院就没办法不受理她的案子了?!?br>
  女人:“哈哈,她背后也有人???你们两口子真行,互相戴绿帽子,老鸦落在猪身上,谁也别笑话谁黑,这一下扯平了?!?br>
  孙国强恼怒:“放,胡说八道?!?br>
  女人咯咯笑着:“又生气了,你现在火气越来越大了,看来混得确实艰难,干脆一走了之?!?br>
  孙国强:“走,往哪走?钱呢?”

  女人:“那个东方建筑公司的文老板,最近一段时间分几次送过来3张卡,我到银行转成定期存了,一共有50多万。再加上原来的,现在我们已经是百万富翁了,到哪都能过得舒舒服服?!?br>
  孙国强撇撇嘴:“就这几个钱你还百万富翁呢,臭狗,在国内还算个钱,一出了国门,要是换成美元、欧元,最多也就是10多万,别说买房子买车了,光吃饭过一年就得饿肚子。除非是跑到越南、柬埔寨去?!?br>
  女人:“上越南柬埔寨干嘛?上那种地方还不如就在国内呆着呢?!?br>
  孙国强:“真能上那种地方呆得住就不错了,那种地方跟国内都有引渡协议,到时候人家一抓一个准。只能往西方国家跑,可是西方国家费用又太高,我们眼下这几个钱连路费都不够?!?br>
  女人:“你也是的,想当初仗着家里有钱,还想装正经假廉洁往上爬呢,现在可好,到用钱的时候两手空空傻眼了吧?怎么办?”

  孙国强:“慌什么?挣呗。我孙国强过去是没那个心思,一心一意干事业,现在只要想挣钱,没有挣不来的?!?br>
  女人冷笑:“呵呵,还挣钱呢,后院都起火了,不等你把钱挣到手,火就把你烧死了?!?br>
  “说什么呢?把我烧死了你能得什么好?那些送来的钱人家到时候都得没收,你别以为我出事了钱就都成你的了?!?br>
  女人:“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要是抓钱就得抓紧时间,不然万一那边把你给举报了,你不就玩完了,想挣钱都没机会了?!?br>
  孙国强恶狠狠地说:“没那么容易,也别把我看得太薄了,后院起火怕什么?起火了就灭火么?!?br>
  女人:“怎么灭?除非你把她也给灭了,来个死无对证?!?br>
  孙国强瞪了她一眼:“难怪人家说蝎子尾上针,毒不过妇人心,你真够毒的?!?br>
  女人连忙辩白:“我又不是真让你干什么,我只是举个例子说个道理?!?br>
  孙国强:“灭就灭,你以为我不敢,正好,我也让你看看,如果将来有一天你跟她一样对付我,会落个什么下场?!?br>
  女人看着他狰狞的面孔,浑身上下泛起了一层皮疙瘩。

  4

  政协主席周文奎家,老板杜斌突然而至,闹得润发和赵吉乐措手不及。赵吉乐觉得奇怪的是,这一回老板竟然是一个人单独前来的。杜斌问润发:“这两天没什么事吧?”

  润发让他问得有些发懵:“没什么事啊,怎么了?”

  杜斌微微一笑:“没什么,随便问问。我让华子给你送点料过来,他给你了吗?”

  润发:“给了给了,谢谢老板大哥?!?br>
  杜斌:“不用谢,没事儿,小意思?!?br>
  润发:“老板今天来有什么事吗?”

  杜斌:“没什么事,过来看看你不行吗?”

  润发:“行,随时老板光临。吉乐,给老板泡茶?!?br>
  赵吉乐作出心不愿意的样子:“到你们家俺都成佣人了?!?br>
  润发:“白吃白住不干活,还得别人伺候,有你这样的佣人吗?”

  赵吉乐起身泡茶,杜斌却说:“不用了,我还有事马上就走。你爸你妈呢?”

  润发:“我爸我妈都得上班,老板放心,就算他们在家他们也不管我的事,只要我不往外跑,我的朋友来多少他们都不干预?!?br>
  赵吉乐端着茶壶过来,杜斌的手机响了,对方跟杜斌说话,杜斌说:“孙哥,我这几天事很多,要用人,那个娘们到底怎么办,你尽快给个话,一天二十四小时三班倒占了我三个人,还都是得力的人?!?br>
  对方说了些什么,杜斌看了赵吉乐跟润发一眼,赵吉乐装作农村人进城电视的样子,眼睛死死地盯着电视机,不时还随着电视内容的变化而出现生动的表情。润发装作傻愣愣的样子看着杜斌打电话。两个人实际上都竖直了耳朵拼命想听清楚对方说了些什么。

  杜斌显然认为赵吉乐跟润发的表现正常,所以说话也就更加放心了:“你是说还要继续盯着?好我的孙哥啊,到底要怎么样你快点决定,我这边最近事情确实多,需要人手啊?!?br>
  对方又说了些什么,杜斌无可奈何:“那好吧,当然得听你孙哥的了?!狈畔碌缁?,杜斌对赵吉乐说:“小子,想不想找活干?”

  赵吉乐马上说:“俺进城就是要找活干的,只要能挣钱,干啥都行?!?br>
  杜斌:“干啥都行?走私贩毒杀人抢劫你干吗?”

  赵吉乐做出畏缩的样子:“俺爹说了,有毒的不能吃,犯法的不能干,老板说的这几样都是犯法的,俺可不敢干?!?br>
  杜斌哈哈大笑:“你爹说得对,那些事是不能干,干了也千万不能让人家抓住。来,站起来让我看看?!?br>
  赵吉乐依言站立起来,杜斌像牲口贩子挑牲口一样在赵吉乐身上捏捏揣揣:“小伙子不错,够壮实,磨炼干啥都是一把好手,嗯,不错。你要是想挣钱我给你安排点活儿,干不干?”

  赵吉乐:“干啥?只要不是你刚才说的那几样就成呢?!?br>
  杜斌:“那就好,过两天我让华子,就是你们叫华哥的那个过来领你,你就跟着他,他让你干啥你就干啥,每个月给你一千块钱?!?br>
  赵吉乐一下蹦了起来:“老板,一个月给俺多少钱?”

  杜斌愣了:“1000啊,嫌少吗?刚开始都是这个价,过一段时间干得好了还能加?!?br>
  赵吉乐做出激动异常的样子:“好啊,干啊,1000块,俺们村里一家人半年也不上1000块钱啊?!?br>
  杜斌:“那就好,我让华子来领你?!?br>
  赵吉乐做出感恩戴德的样子说:“谢谢老板,俺爸说,吃水不忘挖井人,俺一定不忘老板对我的关照?!?br>
  杜斌:“好说好说,你好好干,今后一定能在城里混出个人样来?!?br>
  杜斌说着就朝外走,润发和赵吉乐连忙一路送行。送走杜斌,润发哈哈大笑,赵吉乐说:“笑什么?难得见你这么高兴?!?br>
  润发说:“赵哥,我叫你赵哥行吧?”

  赵吉乐:“当然行了?!?br>
  润发:“赵哥,你真行,装得太像了,一口一个俺爸,你能当演员?!?br>
  赵吉乐:“这你就不懂了,我们公安大学有一门选修课,就是刑侦表演,这门课好玩得很,我考了优秀?!?br>
  润发向往:“唉,我这一辈子要是能像你一样当个警察,让我做什么都成?!?br>
  赵吉乐:“好啊,等这件事情完了,你把赌瘾彻底戒了,可以考警校,毕业了再报考警察,有什么不可以的?!?br>
  润发:“真的行?”

  赵吉乐:“有什么不行的?只要你有决心,保证行。我看了,这段时间你的表现也不错,如果上刑侦表演课,即便不能像我一样拿优秀,及格是没问题的。好了,你先回去,我打个电话?!?br>
  润发回家了,赵吉乐拨通王处长的电话汇报:“刚才老板突然到润发家里来了,没说什么事,就是看看,还说要雇我当马仔呢,一个月给我1000块,过两天就让华哥来领我?!?br>
  王处长:“这件事情我得向局长汇报一下,由局长决定。最近他们可能有大行动,现在正在踩点子摸底,你一定要密切关注?!?br>
  赵吉乐:“还有一件事,老板用电话跟一个叫孙哥的人联系,好像那个人身份比他还高,老板听他的,他让老板办什么事儿,老板人手不够,要求他尽快解决,他没答应,老板只好顺应他,不知道这个孙哥跟老板到底是什么关系,会不会是他的上线?他说要雇我当马仔,可能跟这个孙哥占用了他的人手有关系?!?br>
  王处长:“这个情况非常重要,我马上向局长汇报,你随时听我的通知?!?br>
  赵吉乐挂了电话,朝润发家里走去。

  5

  公安局,林局长办公室,王处长急匆匆推门而入,广林子正在跟局长谈话,林局长瞪了王处长一眼:“干吗?你的部下进你的办公室也是这个样子吗?”

  王处长有点尴尬:“我有点急事,心里一着急就没敲门,局长有事我过一会再来?!?br>
  林局长:“你既然来了就进来,我跟广林子的事情不背你,我是说你缺少大将风度,遇到再急的事情事情也不能惊慌失措,忙能做到忙而不才行,这一点你还真不如广林子。说吧,有什么紧急情况让你慌成那个样子?!?br>
  王处长冲广林子作了个鬼脸儿,广林子昂着坑洼不平的麻脸故意作出得意洋洋的样儿,王处长说:“刚才接到赵吉乐的电话,‘老板’突然闯到周主席家,却又没说有什么事儿,可能是去看看情况。但是这里面有一个重要信息,他跟一个称为孙哥的人打电话,好像那个孙哥安排他干什么,占用了他的人手,他要求把人手回来,孙哥不答应。由于人手不够,他就要拉赵吉乐给他当马仔,赵吉乐初步答应了?!?br>
  林局长看看广林子,广林子点点头,林局长说:“那就让赵吉乐顺水推舟,能进入他们团伙正是我们求之不得的事儿,但是一定要百倍提高警惕,千万不能出任何危险,不然我们的麻烦就大了?!?br>
  王处长:“这方面我考虑了,赵吉乐刚去也就是当个马仔,没进入核心圈,不会有太大的危险,再说了,赵吉乐那小子贼着呢,肯定吃不了亏。我要说的关键还不在这里,关键是经过通讯追踪,你们猜猜那个孙哥是谁?”

  林局长和广林子异口同声追问:“是谁?”

  王处长:“刚开始我跟赵吉乐判断可能是老板的同行,甚至就是他的上家。刚才我到通讯跟踪台查了一下,吓我一大跳…”

  林局长:“行了,别嗦了,快说,是谁?”

  王处长:“是孙副市长?!?br>
  林局长和广林子再一次异口同声发问:“哪个孙副市长?”

  王处长:“孙国强副市长?!?br>
  林局长和广林子第三次异口同声地说:“我的天啊,事情闹大了?!?br>
  王处长又补充了一句:“电话是从孙国强副市长的办公室打过来的,我们没有监听,但是信号追踪不会错,老板又把这个人称为孙哥,所以可以断定就是孙副市长?!?br>
  林局长蹙眉脸,好像牙疼,离开宝座在办公室转了起来,片刻做出了决定:“这件事情要严格保密,因为这件事情本身说明不了任何问题,但是也不能掉以轻心,到我这里为止,在我没有下达命令之前,你们不能有任何措施,更不能随意对孙副市长采取侦察手段,这是命令?!?br>
  王处长广林子一起立正回答:“是?!?br>
  林局长又对王处长说:“你刚才进来的时候我正在跟广林子商量,现在看来这个案子不是一般的贩毒案,涉及的问题有深度,所以我想成立一个专案指挥部,我当组长,你们俩当副组长,把缉毒处跟刑警队的警力集中起来。刚才广林子还跟我讨价还价,不想直接参与这个案子,说是你们缉毒处的事儿,我明白他的想法,他是怕你们说他看案子有了突破进来争功,王处长,你不是这种小肚肠的人吧?”

  王处长:“他自己小肚肠,我历来是破案为重,分工不分家,主张诚团结,一心破案?!?br>
  林局长对广林子:“我说么,人家王处长根本就不是那样的人,你啊,这一方面就是不如人家王处长?!?br>
  广林子百口莫辩,苦笑着说:“好好好,算我小肚肠,我无条件执行命令行了吧?”

  林局长:“那就定了,从现在起专案指挥小组正式成立,缉毒处、刑警队的警力由专案组统一调度。眼下最主要的就是让赵吉乐跟那个华哥去跑龙套,随时就近掌握他们的情况,周主席家里另外派一个比较干的人过去监护?!?br>
  6

  钱向办公室,钱向正在跟即将到香港赴任的代理驻港办事处主任、市财政局刘副局长谈话:“刘副局长,市里决定让你接替臧主任的工作,你有什么想法,有什么困难吗?”

  刘副局长:“别的倒没啥,就是我这个人不善于来送往应酬,对那边的情况也不熟悉,怕给工作造成负面影响?!?br>
  钱向:“你没想想市政府那么多干部,为什么偏偏派你去?”

  刘副局长:“想过,没想出来?!?br>
  钱向走到办公室门口,拉开门朝走廊窥探了一番,然后把办公室的门关严实,这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他这副样子让刘副局长紧张起来:“钱市长,有事???”

  钱向:“这件事情我只跟你一个人说,你谁也不能说,连你老婆都不准说?!?br>
  刘副局长连连点头:“你放心,我别的优点不突出,好在就是一个字:嘴严?!?br>
  钱向:“数都数不清还当财政局副局长呢,嘴严是两个字。闲话不说了,你知道这一次对你的任命是经过我跟赵书记商量研究,反复斟酌从市政府干部里专门挑选了你吗?”

  刘副局长:“谢谢领导对我的信任?!?br>
  钱向:“不光是信任,还有责任,你这一次去,别的事情可以往后放放,我们给你时间慢慢熟悉情况,熟悉业务。但是有一件事情必须刻不容缓的去做,而且一定要做得扎实、准确?!?br>
  刘副局长:“什么事?”

  钱向郑重其事地说出了两个字:“审计”他的表情再配上说话的口气,让“审计”两个字显得格外沉重。

  刘副局长不解:“审计应该从审计局派人???怎么让我去?”

  钱向:“你是不是不懂审计业务?”

  一般的人都怕领导认为他不懂,从政的人更怕领导觉得他不懂,而且刘副局长作为财政局副局长确实不是不懂,于是连忙表白:“财政局也有审计业务,业务上我懂,没问题。我只不过觉得如果要审计,有审计局,用不着我们手?!?br>
  钱向:“既然你懂,就由你审计,先审计最近两年的,老账扔着别管,这件事情一定要保密,跟老臧交接工作的时候一句也不能,等他走了以后立刻开始,有什么问题直接跟我或者赵书记联系,除了我跟赵书记之外,任何人都不准说?!?br>
  刘副局长:“我就怕一个人进度会慢,时间会拖,能不能再配一两个人?”

  钱向:“不能配人,就你亲自干,夜以继,不能拖。而且要准确,不能含糊其辞。尤其要注意名堂不清的资金往来?!?br>
  刘副局长连连点头:“我知道了,您放心吧钱市长?!?br>
  钱向:“那就好,我也不多说了,你去做做准备,尽快动身?!?br>
  7

  张大美在认真地看着起诉材料,陈律师在一旁和鼠目闲聊。鼠目悄声对陈律师说:“她说这几天觉得有点不对劲,好像背后老有人盯着?!?br>
  陈律师:“是吗?怎么会,藏到这除了你我她三个人以外,没别人知道啊?!?br>
  鼠目:“也可能是她多疑,”放低声音补充了一句:“这就叫惊弓之鸟?!?br>
  虽然他声音很低,张大美仍然听到了,转身在他脑袋上轻轻拍了一巴掌:“谁是惊弓之鸟?你才是呢?!?br>
  鼠目:“惊弓之鸟怎么了?得看是什么鸟,你属于高档的惊弓之鸟,比如孔雀、凤凰之类,绝对不是麻雀、乌鸦之类?!?br>
  张大美娇嗔地骂他:“油嘴滑舌,和鸭子一锅煮,能看明白的就是一张嘴?!?br>
  陈律师:“诉状没什么问题吧?”

  张大美:“已经都立案了,诉状已经上去了,现在有没有问题也不重要了吧?”

  陈律师:“还是有必要认真看看的,有什么新的证据、诉求在庭审的时候还可以提出来?!?br>
  张大美:“开过庭之后,看看他的态度再说,如果他还坚持不离,我再向法庭提供新的证据,这些证据提出来问题就严重了,他也明白,我估计用不着提供他就会同意我的要求?!?br>
  陈律师:“但愿那样,如果能那样,事情也就简单了?!?br>
  鼠目:“恐怕未必,我的看法跟你们不一样,这件事情善了的可能基本上不存在?!?br>
  张大美:“他除了应诉还能有什么办法?继续诬蔑我有精神???”

  陈律师:“那已经没用了,我已经把省精神病诊治中心的鉴定报告交给法院了?!?br>
  鼠目;“你不怕他杀人灭口吗?”

  陈律师哈哈大笑:“你这是警匪电视剧看多了吧?要杀也用不着闹成现在这个样子再杀,早杀了不是更省事?!?br>
  张大美:“说什么呢?你是不是觉得我应该早点死?”

  陈律师:“我绝对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如果孙国强像他说的要杀你灭口的话,不会拖到现在,现在事情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了,如果这个时候你出了事,那他就是第一嫌疑人。那种事情他绝对不会干,风险太大,而且很可能要把命赔上?!?br>
  鼠目:“行了,你不会说话就别说,刚才说的话我听着也别扭?!?br>
  陈律师:“话说到这儿我倒想起来了,刚才你不是说张大美老觉得背后有人盯着吗?会不会是孙国强真派了什么人盯上来了?如果那样你们还真得万分小心。我可是相信直觉,尤其是女人的直觉?!?br>
  鼠目说漏了嘴:“没事,我现在是二十四小时监护?!?br>
  陈律师看了看张大美,张大美脸红了,陈律师也就没有再追问,说:“先就这样了,等着开庭吧。最近没什么事我就不过来了,省得他们通过我摸到这儿来?!?br>
  鼠目送陈律师下楼,陈律师坏坏地笑着:“你小子现在是破屋藏娇啊,孤男寡女整天呆在一起,如果让孙国强抓住把柄,你们说不清道不明,想要离婚难度就大了?!?br>
  鼠目:“我们是清白的,张大美不是那种人,我也不是那种人?!?br>
  陈律师:“我相信,就是不知道别人会不会相信?!?br>
  鼠目:“别人爱信不信,我不在乎?!?br>
  8

  省委主管干部和人事的吴副书记办公室,秘书带着孙国强进来,副书记过去跟他握手,孙国强:“真不好意思,打搅吴书记了?!?br>
  吴副书记:“跟我客套什么,有什么事情就说,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说明一下,我这儿可不是什么三宝殿,你随时可以来?!?br>
  秘书问:“吴书记,还有什么事吗?”

  吴书记:“没事了,你忙你的去吧?!?br>
  秘书退了出去,吴书记:“坐呀,我这儿有今年的新茶,来,尝尝?!彼底?,亲自动手给孙国强沏茶。孙国强受宠若惊,连忙接手:“我自己来,不敢劳书记大驾?!?br>
  吴副书记:“还是我来吧,你是客人?!逼愫貌?,坐定,吴副书记问:“你匆匆忙忙跑过来有什么大事呀?”

  孙国强:“长时间了没见吴副书记,今天空专门来看看您,也没什么大事儿。对了,我最近碰到了一幅字,据说是吴道子的手笔,我也看不出真假,吴副书记是内行专家,专门带过来请吴副书记鉴定一下?!?br>
  吴副书记果然来了兴趣,有几分急不可待:“是吗?吴道子的真迹市面上可是非常少见啊,拿出来看看,鉴定不敢说,看看而已,看看而已?!?br>
  孙国强从随身带来的大提包里掏出一幅卷轴,打开了摊在吴副书记单人一样大小的写字台上。吴副书记果然是内行,一看眼睛顿时亮了:“我不敢说是专家,但是我敢肯定,这确实是真迹,你从哪淘来的?花了多少钱?”

  孙国强:“说了你也许不相信,一分钱没花?!?br>
  吴副书记:“开玩笑,这幅字至少得15万?!?br>
  孙国强:“这是我前段时间回老家,从家里的废书堆里碰上的?!?br>
  吴副书记半信半疑:“你老家怎么会有这东西?”

  孙国强:“我曾祖父当过清朝政府的巡抚,老家的故纸堆里时不时地还能淘出这些东西来,后来我们家没落了,直系大都是农民,对这些不懂,也没兴趣,只有我有时间了回去还翻腾翻腾这些东西?!?br>
  吴副书记:“你曾祖官不小啊,相当于现在的省长吧?权力比省长还大,现在的省长不管军队,巡抚可是军政一手抓啊。让你这么一说,这幅字就更没问题了,你得好好保管,值钱着呢?!蔽飧笔榧撬嫡庑┗暗氖焙?,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那幅字,显然已经着了。

  孙国强:“吴书记你这是取笑我了,我是学工科的,对这些字呀画呀的东西不感兴趣,我留这种东西就像猪八戒吃人参果,暴殄天物。今天把它带来了,如果是真的,您就留下,如果是假的,我再带回去?!?br>
  吴副书记大惊:“您这是干什么?我可不敢留下来,这是你们家的传家之宝啊,好了,能亲眼看到这幅字,眼福就够了,字你还是带回去,好好保管起来。人参果就是人参果,不会因为猪八戒不懂得品尝就不是人参果了?!?br>
  孙国强:“吴书记,你怎么跟我见外起来了?过去有句话,宝剑赠壮士,红粉馈佳人,我现在再加一句:好字送专家。这幅字我是无论如何不带回去了,您总不能让我出不去你的门吧?”

  吴副书记想了想,眼珠转了转说:“这样也好,这么好的东西放在你那儿藏在深闺人未识也确实有点可惜,先放在我这儿吧,由我处理?!?br>
  孙国强顿时亢奋起来,好像不是他给吴副书记送字画,而是吴副书记把一幅吴道子的真迹送给了他:“没问题,没问题,既然是奉送给吴书记的,怎么处理就是吴书记的事了?!?br>
  吴书记接下来问他:“最近还好吧?听说你们的环城路全线通车了?!?br>
  孙国强叹息了一声:“唉,工作倒还顺利,苦点累点都没什么,做领导的么,工作干得再多也是应该的?!?br>
  吴副书记:“噢,看来情绪不佳啊,工作倒还顺利,那就是说别的方面不顺利了?”

  孙国强又叹息了一声:“唉,说出来怕吴书记笑话?!?br>
  吴副书记:“怎么了?有什么事情还能让我笑话你?”

  孙国强愁眉苦脸地说:“唉,后院起火了?!?br>
  吴副书记:“怎么回事,你的问题还是她的问题?”

  孙国强:“我能有什么问题?说来也不能算她的问题。如果硬要追究的话,可能还是我的问题,工作太忙了,对她关心照顾不够?!?br>
  吴副书记:“工作再忙,也不能忽略了家人,当领导最怕的就是后院起火,我能帮你做什么吗?”

  孙国强:“谢谢吴书记,清官难断家务事,该死的娃娃球朝天,没办法了,实在不行就离了?!?br>
  吴副书记大惊:“怎么会闹到这种程度?当领导干部的离婚可是大忌,你可要慎重?!?br>
  孙国强:“不是我要离,是人家要离?!?br>
  按照吴书记的思维定势,当官的家属一般不会主动跟当官的离婚,因为当官的优势、好处太多了,一般女人舍不得放弃。当官的离婚大都是当官的一方提出来,然后经过艰难的讨价还价,最终闹得两败俱伤,婚离了,人也疲力尽,再也鼓不起继续进步的干劲了。所以听了孙国强的话之后吴书记惊讶地问:“怎么回事?人家要甩你?”

  孙国强:“我爱人精神上有点毛病,前段时间还闹出一桩笑话,她犯病了,对别人说把我杀了,那个人就报了案,结果公安局的半夜三更跑到我家折腾,闹得大院里犬不宁,正闹着我回来了,你想想当时的情景,真是荒唐又可笑?!?br>
  吴副书记:“精神上有问题那就抓紧治么?!?br>
  孙国强:“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她精神有问题,我把她送到精神病院治疗,那个人把她从精神病院强行带走藏了起来。也不知道对她做了些什么,她就到法院提出跟我离婚,现在这事情闹得城风雨、沸沸扬扬,我都没办法开展工作了?!?br>
  吴副书记然大怒:“这怎么可以?什么人这么嚣张?要追究他的法律责任。对一个精神不健全的人搞这种名堂就是变相绑架么?!?br>
  孙国强:“是《海报》的一个记者,叫李寸光,笔名鼠目?!?br>
  吴副书记:“噢,这个人我有印象,报纸上经常有他的文章,这种人怎么能当记者?道德败坏、品质恶劣!”

  孙国强:“吴书记可能还不知道李寸光的背景吧?”

  吴副书记:“他有什么背景?”

  孙国强:“他是赵书记的小舅子?!?br>
  吴副书记:“什么?他是赵宽的小舅子?这都是什么事么,套了。你找过赵宽没有?”

  孙国强:“我曾经向赵书记谈过这件事情,过后也就不了了之了。我也能够理解,终究不过只是姐夫和小舅子的关系,有些事情可能赵书记也为难。我今天本来不想说这件事情,吴书记既然问到了,我也只好说了,家丑啊,如果干部调整,请吴书记考虑我的实际情况,给我换换地方,换换环境也许能好一些,海市我再待下去比较困难啊?!?br>
  吴副书记:“这件事情你别着急,我直接找赵宽,首先得让他出面把你爱人找到要出来,把人家老婆藏起来,在旧社会就是明目张胆地强抢良家妇女。你爱人长得是不是好看?”

  孙国强:“我老婆长得年轻,年轻的时候是我们学校的?;??!?br>
  吴副书记:“我估计就是这样,你别因为这事着急上火,调换岗位也不是一句话的事儿,在这个时候更不能调换,如果你现在调走了,那成什么事了?应该杆跟他斗,我说的跟他斗可不是指赵宽同志,领导班子的团结一定要维护;我说的是他那个小舅子,叫鼠目的那个家伙。这件事情确实太离谱了,简直不可思议?!?br>
  孙国强见好就收,起身告辞。他已经达到了拜访吴副书记的目的,那就是制造舆论。他也知道这位吴副书记并不能对他有什么实质的帮助,更不可能彻底解他目前的困境,但是他相信,这位吴副书记起码会找赵宽的麻烦,起码在省委主要领导的大脑中焊接了这样一个印象:赵宽的小舅子第三者足,破坏孙国强的家庭,把有可能危及他政治生命的违法犯罪大曝光转化成为一场桃事件引起的闹剧,从而为自己涂抹一层斑驳陆离让人眼花缭的?;?img src="tu/se.jpg">。

  送走了孙国强,吴副书记拿起电话拨通之后开始跟赵宽对话:“赵宽同志啊,有一件事我得占用你一点时间,跟你好好探讨一下…”

  9

  赵宽下班,坐进车里对司机说:“到医院?!比缃?,每天下班后到医院已经成了他固定的功课,据医生讲,李寸心的病由于拖得太久,癌细胞扩散,做肝移植手术已经不可能了,现在只能采取保守治疗,后一句话医生没说出来,赵宽却听出来了,那就是:能拖多久拖多久。

  连续不断的化疗,李寸心身体极为虚弱,每天都要注大量的抗菌素,因为她的身体已经几乎没有了免疫力。赵宽来到医院,按照规矩穿上了消毒衣,戴上了口罩,这不是怕他受到传染,而是怕他把外面的病菌带进病房传染给李寸心。赵宽对梨花说:“你出去走走,我在这儿陪你阿姨?!?br>
  梨花整天在医院陪着李寸心,确实需要换换新鲜空气,也确实需要散散心。当然,赵宽希望的是能跟李寸心单独在一起多呆一会儿,现在,能够跟李寸心单独相处的每一分钟对他都非常珍贵,他跟李寸心还能相聚的时间就像掌心的沙子,每时每刻都在变得越来越少。

  李寸心面色苍白,问赵宽:“吉乐他们还好吧?”

  赵宽:“整天忙着破案,很难见到人影,听公安局的领导说他干得不错?!?br>
  李寸心:“前两天寸光来了,我问他最近在做什么,他含含糊糊地也没说明白?!?br>
  赵宽苦笑:“寸光啊,现在成了名人了?!?br>
  李寸心:“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赵宽:“过去我对寸光有些事情的做法确实不太赞同,现在倒觉得他还真是个人物,正义感强的,人也机,忙什么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你放心,就像你说过的,吉乐也罢,寸光也罢,本质都很好,善良,富有正义感,绝对不会做不好的事情?!?br>
  李寸心:“不对,你从来没有这么评价过寸光,他肯定有什么事,你瞒着我?!?br>
  赵宽:“你想他能有什么事?有事我也不会瞒着你?!?br>
  其实赵宽现在因为鼠目的事情已经非常被动了。省委吴副书记跟他通了电话,直截了当就把鼠目跟张大美的事情端了出来,明确指示他立刻干预此事,让鼠目把张大美还给孙国强。赵宽当时非常难堪,一来他万万没想到孙国强居然能找到省委主要领导谈这件事情,而省委主要领导竟然直截了当找他兴师问罪。二来他明明知道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却又不好把事情的原委告诉吴副书记,因为他们展开的初步调查还没结果。三来他自己心里也没底,到底孙国强说的是真话还是鼠目说的是真话,结论只能等到调查结果之后。现在最难的就是,并没有任何孙国强违法犯罪的证据,没有证据就不能对孙国强立案侦查,不立案侦查又很难取得证据,这就像一个怪圈,套在他这个市委书记的头上。他只好对吴副书记含糊其辞,说自己对这件事情还不了解,不清楚,不明白,但是一定会高度重视,加强对家人亲属的管理,如果真像孙国强说的那样,他一定严肃对待,妥善处理。

  吴副书记说:“赵书记,这种事情普通老百姓家里可以出,现在社会开放了,道德尺度放宽了,婚外恋、第三者足已经不稀罕了,甚至可以说成了时髦。但是,论公你们是同一个领导班子的成员,你还是班长;论私你们又是一个院子的邻居,发生这种事情简直成了笑话。你那个小舅子也是,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他怎么能这么干?你想想,市委书记的小舅子破坏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的家庭,传出去不是成了特大丑闻?你们这个班子还怎么开展工作?”

  对于吴副书记自以为是、偏听偏信的指责,赵宽在现阶段只能忍气声,连连检讨自己对小舅子管理不善,一定要查清楚事情的原委,如果真是那样,一定采取措施予以处理。采取什么措施,怎么处理他没有说,吴副书记也没有追问,其实他们心里都清楚,即便这是真的,社会已经开放到了这种程度,人们的道德宽容度已经宽泛到了这个程度,对鼠目和张大美谁也没办法。赵宽过去大大地希望孙国强没有那些鼠目指控的违法犯罪事实,现在,反过来希望鼠目没有说谎。

  李寸心看着赵宽晴不定的表情,更不放心了,追问道:“寸光最近到底在干些什么?”

  赵宽说:“你这个当姐姐的都不清楚,我怎么能清楚?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事情从来不向我汇报。有一点你放心,他已经四十大几的人了,还能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情?他有他的事情,人家早就独立了,你这个当姐姐的还有什么不放心的?”然后把话题引开了:“这几天感觉怎么样?”

  李寸心:“还好,没什么感觉,你放心吧,我一时半会还走不了。北京那也有什么消息没有?”

  赵宽一时没反应过来:“北京?北京怎么回事?”

  李寸心:“我是问国家评审组的正式文件到了没有?”

  赵宽:“还没有,我让他们打听了一下,没什么问题,就是这几天的事儿?!?br>
  李寸心:“按照时间算,应该差不多了?!?br>
  这时候赵宽的电话响了,市公安局林局长来的电话,说有重要事情要向赵宽当面汇报。赵宽说:“我在医院呢,是你过来还是我过去?”

  林局长连忙说:“当然是我过去,哪能劳驾书记往我们这儿跑呢?”

  赵宽说:“你能不能先给我口风,关于哪方面的事情?”

  林局长悄声说:“这件事情牵涉到了孙副市长,所以我得当面向你汇报?!?br>
  赵宽大惊:“孙副市长?他有什么事情能让你们公安局管?”

  林局长:“事情现在还很难说,我现在就过去吧?!?br>
  赵宽想了一下,对林局长说:“这里谈话不方便,还是我过去吧,你派个车过来接我一下,我的司机放回家吃饭了?!?br>
  放下电话,赵宽抱歉地对李寸心说:“对不起,不能陪你了,有点急事?!?br>
  李存心有气无力地挥挥手:“去吧,我没事儿?!?br>
  赵宽出门,却见梨花在外面走廊坐着,奇怪地问:“让你到街上溜溜散散心,你怎么没去?”

  梨花:“我不想去,再说了,赵叔叔随时都可能有事,你一走阿姨身边没人怎么行?!?br>
  赵宽忍不住爱抚地拍了拍梨花的脑袋:“好孩子,真是懂事的好孩子。我有点事,你赶快去照顾你阿姨,今天晚上我在这儿陪她,你回家休息休息?!?br>
  10

  赵宽远远就看到林局长在公安局大门口背着手兜圈子,赵宽对司机说:“你们局长太客气了?!彼净担骸拔易叩氖焙蛩驮诖竺趴诘茸?,总不至于一直在这儿等着吧?”

  看到接赵宽的车回来了,林局长连忙了上来,赵宽下车对林局长说:“你老林也太客气了?!?br>
  林局长面容严峻,惴惴不安,也不顾上对书记说什么客气话,直截了当地说:“情况很严重,孙…”

  赵宽拦住了他:“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走,到你办公室再说?!?br>
  于是林局长领着赵宽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关上门便对赵宽汇报:“情况是这样的,我们对‘老扳’的通讯实行了监控,结果发现他跟孙副市长的联络密切的?!?br>
  赵宽问:“‘老板’是谁?”

  林局长:“赵吉乐没给你说?老板是海市贩毒网络的总头目,最近我们的工作有了突破的进展,对他采取了全方位的监控措施…”

  赵宽:“我一句,你们是不是对孙副市长也采取措施了?”

  林局长:“那倒没有,对孙副市长采取措施得经过市委和省厅的批准?!?br>
  赵宽严肃地对林局长说:“办案我支持,但是一定不能违反政策,一定要严格按照组织程序办事,严格按照法律程序办事?!?br>
  林局长:“赵书记您放心,这方面我们不会有漏的?!?br>
  赵宽:“那就好,你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局长:“我们对老板的通讯进行了监控,根据信号追踪,发现他跟孙副市长往来通话比较密切,因为我们没有对孙副市长的电话监控,所以他们的具体通话内容我们不清楚。但是,作为一个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跟大贩毒头子会有联系,很不正常?!?br>
  赵宽:“这个老板到底是什么人?我是指他的公开身份?!?br>
  林局长:“经过调查,这位老板是我市的居民,真实姓名叫杜斌,户口、身份证都是本市的,改革开放以后曾经长时间到南方做生意,现在在我市开办了一家贸易公司…”

  赵宽笑了:“这家伙倒是名副其实,杜斌的谐音不就是‘毒品’嘛?!?br>
  林局长:“名字是好笑的,事情却一点也不好笑,现在又牵涉到孙副市长,就更不好笑了,我们压力大啊?!?br>
  赵宽:“你别诉苦了,直接说,要怎么办?”

  林局长:“我们不敢肯定孙副市长跟这个毒品贩子是什么关系,正因为不敢肯定,所以我们必须搞清楚,他跟他到底是什么关系,所以我们需要采取一些措施?!?br>
  赵宽:“什么措施?”

  林局长:“对孙副市长实行监控监听?!?br>
  赵宽:“这不行,绝对不行,你们公安局对我们现任的市委领导动用侦察手段,这不是本末倒置了吗?而且也超过了我们的权限,这件事情我不同意,准确地说我不能做主?!?br>
  林局长:“如果万一孙副市长真的跟杜斌有涉及到毒品买卖的关系,甚至就是毒品犯的上司,那问题可就严重了?!?br>
  赵宽:“这是你的推测,你们公安局是靠推测办案的吗?我们要证据?!?br>
  林局长犯愁了:“没有侦察手段,怎么能拿到证据?”

  赵宽:“这就看你的本事了,不过我可以承诺的是,你把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写一个报告,实事求是、完全客观、不加任何评论和推测,交给我,我要向上级汇报也得有凭有据,不能空口说白话?!?br>
  林局长明白赵宽要把这事向省委领导汇报,马上说:“我马上写?!?br>
  赵宽:“你亲自写,不要让任何人参与,搞好后盖上你们的公章,直接交给我?!?br>
  林局长:“我们这边是不是也应该向省厅报告一下?”

  赵宽:“省厅对你们有业务指导权力,也有监督管理职责,该不该向他们报告,什么时候报告,你根据你们的办案进程自己决定?!?br>
  林局长:“那好吧,但是我们还是得加强对孙副市长的监护,也有这种可能,就是孙副市长根本不知道老板杜斌的真实身份,他们是因为别的事认识的?!?br>
  赵宽:“但愿如此,即便如此,孙副市长作为一个领导干部,跟毒品贩子牵扯在一起,在政治上也是非常严重的错误,不符合一个员领导干部的身份。这些都是后话了,现在的问题是,你抓紧把报告拿出来,最近我要到省上去一趟,赶在我走之前一定要交给我?!?br>
  林局长:“这没问题,晚上我加个班,明天一大早就亲自给您送去?!?br>
  赵宽换了话题:“最近赵吉乐在忙什么?他母亲住院,问起他了?!?br>
  林局长拍了脑袋一下:“实在对不起,太忙我把这件事情都忘了,应该让赵吉乐时间到医院看看去。不过最近他可能还是不出时间来?!?br>
  赵宽:“他们刑警队也有大案子吗?”

  林局长:“我们把缉毒处和刑警队的部分人员组织起来,组成了一个专案组,赵吉乐是这个专案组的重要成员,说到这儿我倒想起来了,赵吉乐让那个老板看上了,要雇他做马仔?!?br>
  赵宽愣了:“他怎么也跟那个杜斌搅到一起了?”

  林局长:“不是,是这么回事儿。周主席的儿子不是毒么?跟毒品贩子有关系,我们就通过他来对毒品贩子展开侦查。你怎么也想不到,杜斌看中了他们家,要把他们家作为易场所?!?br>
  赵宽深深了一口气:“我的老天,这帮家伙倒真有魄力,也真有胆识,如果把堂堂海市政协主席的家当成毒品易的窝点,那可就成了天下的大笑话了?!?br>
  林局长:“是啊,不但是笑话,也会格外隐蔽,难以侦破。好在这件事情从一开始就在我们的掌握之中,所以他们不可能得逞。我们正好利用他们,顺水推舟让周主席配合我们,这样才把那个老扳钓出水面的?!?br>
  赵宽:“噢,可是这跟赵吉乐有什么关系?他不是在刑警队吗?”

  林局长:“考虑到赵吉乐就在大院里住着,对大院的情况熟悉,缉毒处点名要借他,派他到周主席家里冒充周主席从乡下来找工作的亲戚,对周主席的儿子实行监护?!?br>
  赵宽哈哈大笑起来:“赵吉乐那个德行,能装像吗?要是我一眼看去他就底了?!?br>
  林局长也笑了笑:“赵吉乐真行,不但装得非常像,还取得了老板的信任,老板看上他了,说他是农村人,老实厚道,体格健壮,答应每个月付给他一千块钱的工资,让他跟着手下当马仔,干好了还给他加工钱呢?!?br>
  赵宽:“你们同意了?”

  林局长:“我们的初步意见是批准赵吉乐干,赵书记,你不知道,过去我们要想在贩毒团伙内部安个可靠能干的眼线有多困难,现在人家主动找上门来了,正是我们求之不得的啊。当然,如果赵书记不同意,我们就放弃了?!?br>
  赵宽:“你林局长这么说,我敢不同意吗?危险大不大?”

  林局长:“难说,不过话说回来,当警察,本身就是个高风险的职业…”

  赵宽打断了他:“好了好了,你别说了,我没意见,只求你嘱咐他一声,一定要注意安全,千万不能掉以轻心、更不能冒险争功?!?br>
  林局长:“这你放心,赵吉乐应付他们应该没问题,况且我们还有相应的?;ご胧?。我们的原则是,干警的安全第一,如果有危险,随时都可以撤出来,大不了案子破得不那么圆,反正现在他们的贩毒网络已经都在我们的控制下,对我市的危害已经很有限了?!?br>
  赵宽:“那就好,那就好,我没什么意见,刚才说的事情你抓紧办,还有什么事情没有?”

  林局长:“没有了?!?br>
  赵宽:“那我就走了,还得赶回医院陪老伴去?!?br>
  林局长往外面送赵宽,边走边问:“赵书记,您爱人的病好一些了吗?”

  赵宽叹息一声:“唉,现在保守治疗,已经没有动手术的可能了?!?br>
  林局长叹息一声:“唉,赵书记你也要多保重啊,这一段时间忙完了,我给赵吉乐放假,让他好好陪陪她母亲?!?br>
  赵宽:“没关系,他好好干工作,工作能干出成绩来,就是对他妈妈最大的安慰?!?br>
  赵宽上车了,车子徐徐开走,林局长神色凝重地朝驶去的车子举手敬礼,目送车子拐过街角才慢慢放下手,步履沉重地朝局里走去。

   Www.3Mxs.COm
( ← ) 上一章   后院[常委大院里的女人]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MRP小说网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后院[常委大院里的女人]》是由作者高和精心编写创作的完本现代文学,三毛小说网为你第一时间提供章节第十八章及后院[常委大院里的女人]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结现代文学后院[常委大院里的女人]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MRP小说网 www.mrp123.cn)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