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院[常委大院里的女人] 第八章
MRP小说网
MRP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淡色满楼 山乡奇闻 龙涛情史 儿媳秀婷 惹火乡村 小姨多春 荒村野性 山中小屋 桃色美人 寸寸销魂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孽乱村医 流氓学生 梅开二柱 全本小说 三人成狼 上流爱情 蛮荒囚徒 山间猎艳 极品流氓 岁月人生 笑话大全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MRP小说网 > 现代文学 > 后院[常委大院里的女人]  作者:高和 书号:30128 更新时间:2014-12-31 
第八章
  1

  政协主席周文魁来到江滨茶楼,服务员上去:“先生喝茶吗?请问几位?”

  周文魁:“我等人?!比缓笳伊艘徽疟冉掀Ь驳淖雷幼讼吕?。片刻他的前上楼,四处张望着,看到他便走了过来。周文魁起身接:“来了?坐吧?!?br>
  前坐到了他的对面,周文魁招手叫来服务员:“上两杯茶吧,要茉莉花?!?br>
  前:“我喝一杯白开水就行了?!?br>
  周文魁:“我记得你以前不是就爱喝茉莉花茶吗?”

  前:“那是以前,现在我只喝白开水?!?br>
  周文魁对服务员:“还是来两杯茉莉花茶吧?!?br>
  服务员走了,周文魁从包里拿出一个牛皮档案袋递给前:“这是4万块,足够小文四年大学的开销了?!?br>
  前愣了:“你不是说你没钱吗?这钱是哪来的?”

  周文魁:“你就别管了,是我借的?!?br>
  前:“不可能,我知道你的为人,让你张口向人借钱比让你吃屎还难,而且一借就是这么多,你老实说,这钱是哪来的?”

  周文魁:“再难也比让你跟在股后面堵在脸前面折腾好受。其实你大可不必那样,小文上大学需要学费,你打个电话告诉我就成了,有必要闹得沸沸扬扬城风雨吗?你别忘了,小文是我的儿子?!?br>
  前:“你的儿子早在十年前就让你抛弃了,还有我?!?br>
  周文魁:“咱们别提这件事好不好?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后悔也来不及了?!?br>
  前:“你后悔什么?现在你多好,小老婆挎着,小儿子领着,政协主席当着,要风有风要雨有雨…”

  周文魁:“我后悔的是这一辈子根本就不应该结婚,不管是跟你还是跟她,好了,钱也给你了,你好好准备小文上学的事吧,再有什么问题给我打电话,别再直接找我了,算我求你了,不是顾我的脸面,是顾你自己的脸面。好了,我走了?!?br>
  前:“你等等?!?br>
  周文魁站下:“还有什么事?”

  前:“我的工作安排了,在海酒店收款记账,谢谢你了?!?br>
  周文魁:“别谢我,那是赵书记安排的?!?br>
  前:“我听说你的小儿子毒,有没有这回事?你可得抓紧给他戒了?!?br>
  周文魁:“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唉,儿孙自有儿孙福,父母何必做马牛,他毒我都懒得管了,”扭头叫服务员:“服务员,买单?!?br>
  服务员过来:“先生,一共20块?!?br>
  周文魁掏出钱付账,然后走了出来。

  2

  周文魁回到家里,正好碰到润发鬼鬼祟祟从楼上下来。润发看到周文魁,也不搭话,顺着墙边想溜到门口出去,周文魁喊住了他:“站住,天都黑了干吗去?”

  润发:“出去办点事,你不也刚刚才回来吗?”

  周文魁:“你有什么事可办?老老实实在家呆着,哪也不准去?!?br>
  润发:“这是家,不是监狱,你也不是监狱长,我有事就得出去?!?br>
  周文魁:“你整天不务正业、无所事事,天一黑就来精神往外跑,我看你就不像个好人,哪也不准去?!?br>
  润发:“你管不着我?!?br>
  周文魁:“我是你爸,我就得管你?!?br>
  润发:“我没爸,我是私生子?!?br>
  周文魁:“胡说八道,我是你爸,你妈是你妈,你怎么是私生子了?”

  润发:“谁不知道,你跟我妈没结婚就偷偷生下了我,那时候你有老婆孩子,你说我不是私生子是什么?你也不会是为了要我这个私生子才跟我妈鬼混吧?我是你不小心留下的罪证。别装出一本正经的样子,恶心!”

  周文魁气得跳起来挥舞着拖鞋扑了过去:“你个畜生,我打死你?!?br>
  润发奋起反抗,可是由于毒体力太差,虽然年轻却也不是周文魁的对手,招架不住连连败退,身上、头上已经挨了好几下。这时候他突然倒地,手脚搐,口吐白沫。周文魁顿时吓坏了,连忙叫他老婆:“你快来看看,这是怎么了?!?br>
  吴看到这个情景手忙脚,指挥周文魁:“快呀,打120叫急救车啊,你把他怎么了?怎么成了这个样子?你就是看不上我们娘俩,就是千方百计想把我们娘俩都死害死,你好和你的大老婆破镜重圆是不是?润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我要一把火烧了你这个狗窝。润发,润发,你醒醒,醒醒啊,别吓唬妈?!?br>
  周文魁跑去给120打电话,润发却趁机翻身坐起,推开他母亲一溜烟地跑了。

  周文魁跟他老婆都愣了,吴还要追出去,周文魁叹息着说:“算了,随他去吧,这个人已经无可救药了?!?br>
  周文魁老婆吴号啕大哭起来:“我的老天爷啊,你这是要我的命啊…”3

  餐馆里,鼠目埋头大吃,狼虎咽,胃口极佳。张大美坐在他的对面,脸上愁云密布,用筷子数着米粒,一点胃口也没有。鼠目抬头见张大美没有吃什么,就劝慰她:“吃吧,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天大的事情也得吃了才能办?!?br>
  张大美问他:“你到底想干什么?”

  鼠目:“我是记者,我的责任就是知道真相,并告诉读者,这你应该明白。同样,我也要问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张大美:“我想杀了他,已经杀过了?!?br>
  鼠目:“我懂了,你的意思是说,孙国强在你心目中已经死了?”

  张大美点点头。

  鼠目:“可是他还活着,他的罪行还没有受到应有的制裁。挪用巨额公款、重婚,都是要受法律制裁的。如果在你的心目中他已经死了,你长期跟一个死人生活在一起可能也不会舒服吧?”

  张大美:“那你说我应该怎么做?举报他?揭发他?跟他离婚?”

  鼠目连连点头:“对呀,这些都是你应该做的?!?br>
  张大美:“我已经没有那个力气了?!?br>
  鼠目:“你是不是还爱着他,不忍心?”

  张大美:“你会爱一个死人,而且是一个死得很难看的人吗?这跟爱无关,我说过了,我已经没有力气了?!?br>
  鼠目:“没有力气是什么意思?”

  张大美:“因为我也死了?!?br>
  鼠目:“你跟他同归于尽了是吗?可笑啊可笑,为一个背叛了你、诈骗了你的人殉葬,真傻?!?br>
  张大美:“那你说我能怎么做?他是我孩子的父亲,我难道要让我的孩子有一个把他父亲送进监狱的母亲吗?”

  鼠目:“嗯,一方是正义和法律,另一方是道德和伦理,确实是一个两难选题。但是,我对孙国强却没有道德责任,更没有伦理关系,这件事我来做?!?br>
  张大美:“你准备怎么做?举报?在报纸上公开这件事情?”

  鼠目:“还没想好,不过在报纸上公开报道现在还不可能,像他这一级的干部,犯罪事实没有经过司法机关的认定,起码也得立案受审,否则一般的新闻媒体是不会报道的?!?br>
  张大美:“如果他主动投案自首,你估计能不能从轻处理?”

  鼠目:“肯定能,主动投案自首可以减轻刑罚,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么,这是我们国家法律规定的基本原则之一??墒?,他的犯罪事实是挪用公款、参与赌博,况且还有重婚罪,想免除刑??隙ㄊ遣豢赡艿?,只是多判几年少判几年的区别?!?br>
  张大美埋头不语,做出了进食的样子,实际上只是在用筷子艰难地往嘴里填送米粒,鼠目则继续狼虎咽。

  张大美:“你会不会直接把这件事情告诉你姐夫?”

  鼠目断然道:“不会,绝对不会,我不希望他参与到这件事中去,我也从来不跟他说我的采访计划?!?br>
  张大美:“这么说,你把今天跟我的谈话当作是一次采访吗?”

  鼠目:“可以这么说,更准确地说应该是对你上一次的谈话作一次复核?!?br>
  张大美又不吭声了,也不再进食,专注地看着鼠目吃喝。

  鼠目抬头问她:“你怎么不吃了?”

  张大美:“我现在的情况换作你,你还能有这么好的胃口吗?”

  鼠目:“这倒也是,如果我举报他了,你会怎么做?”

  张大美:“我什么也不会做。我只是希望你在举报之前能给我一个机会?!?br>
  鼠目:“什么机会?”

  “我想做两件事,一是跟他离婚,那样就免得他进了监狱之后我再跟他离婚,别人说我薄情寡义;二是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劝他自首?!?br>
  鼠目:“我得考虑考虑,我现在能回答你的就是,你跟他离婚我坚决支持,如果这方面需要我做什么,我会全力以赴的。我现在要提醒你的是,八成你会徒劳无功,因为我相信孙国强不是一个会主动投案自首的人?!?br>
  张大美:“那也只好听天由命了,该做的我还是会去做的?!?br>
  鼠目追问张大美:“你什么时候提出离婚要求?”

  张大美:“尽快吧,你为什么对这件事情这么关心?”

  鼠目:“很简单,如果你跟他离婚了,我就可以向你求婚了?!?br>
  张大美瞠目结舌:“你对一个有夫之妇说这种话,不是冒犯也是轻蔑,我认为你对我很不尊重?!?br>
  鼠目:“正因为我很尊重你,我才这么直言不讳。你不应该说自己是一个有夫之妇,你只不过是跟一个男人有着法律关系的女人而已,而且这种法律关系很快就要解除了。夫妇,什么是夫妇?除了那张证明一男一女之间法律关系的纸以外,更重要的感情、责任、义务和忠诚,你跟孙国强之间还有这些夫妇之间必不可少的要素吗?除了那张证明你之间法律关系的纸,你们还能算夫吗?你们不但不是夫,还是仇敌?!?br>
  张大美怔怔地看着他,竭力作出不高兴的样子说:“你历来对女士说话都是这么口无遮拦、随心所吗?”

  鼠目坦然自若地盯着张大美的眼睛说:“那倒不是,我说话还是有分寸的,今天的话只不过是说出一个你也承认却不敢说出来的事实而已?!?br>
  张大美:“对不起,对此我毫无思想准备,我想我该回家了?!?br>
  鼠目:“那也好,你从今天起就应该对这件事情有思想准备了?!彼低?,对服务员招呼:“服务员,买单?!?br>
  两个人从餐馆出来,坐进车里之后,一时都默默无语,气氛反倒有些尴尬。鼠目发动汽车,张大美眼睛看着窗外,不敢朝鼠目看。鼠目瞟了她一眼,故作轻松地说:“你别紧张么,对你来说这是好事,有男人爱慕你,愿意嫁给你,你应该高兴。当然,答不答应是另一回事,总不至于因为有人爱你你反而不高兴吧?”

  张大美扑哧笑了:“你想嫁给我?”

  鼠目:“你要是不愿意让我嫁给你,还有一个好办法?!?br>
  张大美好奇地问:“还有什么办法?”

  “你就嫁给我?!?br>
  4

  赵吉乐跟过来增援的缉毒警察蹲守。赵吉乐狼虎咽地吃着汉堡包、喝着矿泉水,缉毒警察拿了一个夜视仪监视着远处的老槐树。赵吉乐:“真他妈的把我饿惨了,你再晚来一会我就昏过去了。这么多年没尝过挨饿的滋味了,挨饿的承受力越来越差了?!?br>
  缉毒警察目不转睛,赵吉乐凑过去:“你们缉毒处到底不一样,比我们刑警队的装备强多了,夜视仪,够现代化的,听说美国大兵就有这玩意,来,让我看看?!?br>
  缉毒警察把夜视仪交给了赵吉乐:“工作质不同,装备也就不同么。你们刑警都是案子发了以后再破案,后发制人;我们缉毒警察讲究的是事先控制,线索追踪,要求在发案之前就破案,所以往往有一些特殊行动,装备也就比你们多了一些?!?br>
  赵吉乐用夜视仪看着远处:“行了吧,哪有没发案先破案的?”

  缉毒警察:“如果毒贩子已经把货发出去了,毒品已经开始泛滥了,我们再破案那就晚了,即便案子破了,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已经受到了毒品的危害,所以我们的原则是尽量事先控制案犯,在他正在作案的时候下手?!?br>
  赵吉乐:“你说的有点道理,这小子蹲在那干吗呢?这么半天了他也真能耐得住劲?!?br>
  缉毒警察:“他耐什么劲?他是在等送货的呢。就是不知道这小子买点料自己用,还是以卖养,既买也卖?!彼底庞枚越不鹑肆担骸澳勘暌恢痹诘却?,你们那边情况怎么样?”对方报告:“还在兜圈子,我们密切监控,有情况随时跟你们联系?!?br>
  这时候鼠目的汽车开进了大院,灯光划破了夜空,照亮了花丛,赵吉乐急忙跟缉毒警察俯下身去。汽车过去了,赵吉乐用夜视仪看去,汽车停在了孙国强家门前,鼠目下车,殷勤地替张大美开车门。赵吉乐疑惑地自言自语:“他还真行,这么容易就挂上了?!?br>
  5

  张大美:“谢谢你了,进来坐坐吧?”

  鼠目:“不了,我怕让你们家的监控摄像拍下来?!?br>
  张大美:“你说什么呢,什么监控摄像?!?br>
  鼠目:“你真的不知道?我还以为你知道,你们家装了摄像监控,今天下午我来找你的时候偶然发现的,我还以为你们家是为了防盗呢?!?br>
  张大美:“不可能,我怎么不知道?”

  鼠目:“你打开电视,用AV频道看看就明白了?;褂?,如果看不见你就打开录像机,看看是不是录上了。你真的不知道?那这里头就有文章了?!?br>
  张大美顾不上再跟他说什么,扭头跑了回家里。

  6

  张大美回到家里,顾不上换鞋外衣,立刻打开电视,不停按着??仄?,片刻电视机画面上果然显示出了客厅和她的画面。张大美脸色大变,然后又打开录像机,倒带重放,画面上出现了下午鼠目到她家里坐在客厅等她的画面。张大美怒火中烧,摔掉了??仄?,拔掉了电视机电缆,又把所有视频设备的线路拽得一塌糊涂。孙国强这时候像一个幽灵,静悄悄地从楼上下来,在一旁看着张大美。张大美猛然回头被孙国强吓了一跳:“你像个鬼似的站在那里干吗?”

  孙国强嘿嘿冷笑:“咱们家确实有鬼,不过那不是我?!?br>
  张大美冷然质问:“孙国强,家里的摄像头是谁装的?”

  孙国强:“你的反侦查能力很强啊,中午刚装下午你就发现了,我也没必要瞒你,是我装的?!?br>
  张大美:“你到底想干什么?你要监视谁?监视我吗?”

  孙国强:“你没做亏心事就别怕别人监视你?!?br>
  张大美:“我没做什么亏心事,起码迄今为止没有做过任何亏心事;倒是你,还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我看见你就恶心?!?br>
  孙国强:“我还没说恶心你呢,江滨茶楼够浪漫啊,你跟赵宽的小舅子,那个记者干吗去了?”

  张大美:“我跟他在研究该不该把你送进监狱?!?br>
  孙国强脸色大变:“你把我的事告诉他了?”

  张大美:“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我奉劝你好自为之吧,要想自己还有后半生,最好主动到该去的地方把一切都说清楚,别把心思放在装摄像头上。如果说在这之前我对你还有一丝怜悯,那么,从现在开始,你在我的心里一文不值,你太卑鄙了,跟你挪用公款、骗我的钱,在外面养姘头、生私生子相比,你今天的所作所为更无。我劝你离开这座房子,不然我就离开?!?br>
  孙国强:“我凭什么离开?这是我的家,户主、房主都是我?!?br>
  张大美:“那好,你就当你的户主、房主吧,我永远也不想再看到你那副卑鄙无的嘴脸?!彼低?,张大美冲到了楼上,孙国强坐到了沙发上,点燃一支烟了起来,脸色阴沉,神情沮丧,他蓦然醒悟,他又做了一件蠢事。片刻张大美提着一个旅行箱从楼上下来,孙国强见她果真要走,这才急了,连忙起身拦截:“你干吗?这么晚了你上哪?”

  张大美甩开他:“滚开,脏东西?!?br>
  孙国强拉扯她:“你不准走,你到底想干什么?”

  张大美:“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出面控告你,但是你也绝对不会有好下场,因为你的路已经走到头了,等待你的只有一扇大门,那就是监狱的大门?!?br>
  孙国强突然跪了下来:“大美,你别走,有话好商量,我向你承认,一切都是我的错,我彻底错了,我对不起你,你给我一个改过的机会好不好?”

  张大美:“晚了,如果说在今天之前我还有所顾忌,对你还有所怜悯,那么,真正错了的是我,我不该对你这样下卑鄙的小人心软,让开,你真让我恶心?!?br>
  张大美冲出屋子,让她没想到的是鼠目还在外面等她,见她出来,鼠目上前去接过她的旅行箱放进了汽车的后座,然后搀扶张大美上车:“我送你,不论到哪?!?br>
  张大美上车,鼠目立刻发动汽车起步。孙国强追了出来,看到眼前这一幕恨得咬牙切齿,骂了一声:“王八蛋,混账?!?br>
  7

  赵吉乐远远看着发生在孙国强家门前的事情,喃喃自语:“什么毛病,送到了怎么又给接走了?”

  缉毒警察:“你干什么呢?机器不是让你用来观景的,快盯着目标?!?br>
  赵吉乐把镜头转向了大槐树,大槐树下面润发像个乞丐,蜷缩着坐在大树下面,正在拼命抽烟,烟头的火星在大树下的阴影里一闪一闪。这时候对讲机传来了声音:“注意,目标向3号大院靠近,有可能跟你们的目标接头,密切关注目标动态?!?br>
  缉毒警察:“目标没有行动,仍然在大树下面抽烟?!?br>
  8

  鼠目开车,张大美坐在身边啜泣。鼠目劝慰:“别哭了,这一步是迟早的事儿。你看过易卜生的话剧《娜拉》吗?也有翻译成《玩偶家庭》的?!?br>
  张大美:“没看过,听说过,好像是一个女人离家出走的故事?!?br>
  鼠目:“你知道娜拉,就是那个女人为什么出走吗?”

  张大美:“不知道,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你跟娜拉有共同点,都离家出走了。现在也面临着一个共同的问题:走到哪里去?也就是说今后怎么办?!?br>
  张大美沉默,因为这个问题她还没有想好。鼠目:“那你眼下准备到哪去?”张大美依然沉默,鼠目:“先找个地方住下来好不好?”

  张大美这才说:“那就找个旅店吧?!?br>
  鼠目:“你再没有房子了吗?”

  张大美:“连车都卖了,哪里还有房子?”

  鼠目:“你要是不嫌弃的话,就先住到我家去,房钱就省下来了?!?br>
  张大美看了看他,有些迟疑。鼠目:“我不敢保证我每件事情都做得对,可是我敢保证我是一个正人君子,而且,我现在也不在家住,我住在我姐姐家?!?br>
  张大美:“那好吧,谢谢了?!?br>
  9

  赵吉乐跟缉毒警察仍然在蹲坑,监视着润发的动静。这时候对讲机又传来了消息:“目标已经到达常委大院,请密切关注?!?br>
  片刻,润发居然开始爬树,爬到了那棵大槐树的中间,在枝杈中隐藏了起来。赵吉乐哑然失笑:“这帮混蛋倒真会找地方?!?br>
  缉毒警察:“什么叫灯下黑?这就叫灯下黑,谁能想到,谁敢想像,毒贩子把常委大院当成了易场所?!?br>
  说话间,就见两条黑影从墙外的树枝上攀爬过来。赵吉乐急忙报告:“目标已经会合,正在进行易,请示下一步行动?!?br>
  10

  公安局林局长办公室,缉毒处王处长和广林子正在向林局长汇报案情:“估计毒贩是要在大院的槐树上进行易,我们请求采取行动立即拘捕?!?br>
  林局长:“这帮人怎么想到跑到那办这种事去了?得慎重行事?!?br>
  广林子:“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政协周主席的儿子毒,因而跟这帮人有交往。现在不知道的是,他们仅仅是给周主席的儿子送货,还是借机在那里从事大笔易?!?br>
  林局长:“怎么又牵扯上周主席的儿子了?更得慎重了。老王,你的意见呢?”

  缉毒处王处长:“按照我们一般的做法,应该在他们易正在进行的时候实施抓捕,做到人赃俱获,不然取证定案有一定的难度?!?br>
  林局长:“这么说非得在那个大院里实施抓捕了?可别像上一次抓什么杀人犯一样,非说孙副市长让他老婆杀了,兴师动众闹腾半夜,结果是个假案,至今大院里的人见了我还拿我开玩笑呢?!?br>
  广林子:“上一回闹了那么一出我真怕了,影响确实太大了?!?br>
  王处长也有些犹豫:“这种事情谁也不敢说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如果他们并没有在那易,仅仅是在那讨价还价,或者人家周主席的儿子根本就不是毒者,那我们就被动了?!?br>
  林局长问广林子:“你们说人家周主席的儿子毒,有什么确凿的证据没有?”

  广林子也开始怀疑自己了:“这倒没有,是赵吉乐说的?!?br>
  林局长:“他这么说的根据是什么?”

  广林子:“上一回钱市长的家里报案,说她家儿媳妇晚上回家看到院里那棵大槐树上有三个人,那三个人看见她发现了,就掏刀子恐吓她。赵吉乐到现场勘查的时候,发现树枝上有散落的白色粉状物,然后我们就送到技术分析室化验,结论是三级海洛因…”

  林局长:“三级是什么意思?”

  王处长:“三级就是掺杂了面粉的低纯度海洛因,这一般是毒贩子终端销售的货,他们的行话叫料,向市场的海洛因一般也都是这种,掺假主要是多懵那些毒者的钱?!?br>
  林局长:“他妈的,贩毒的也有假冒伪劣,后来呢?”

  这时候王处长手里的对讲机传来汇报声:“一号报告,他们已经在树上会面,请示,是否采取行动?!蓖醮Τた醋帕志殖?,林局长摆摆手,王处长便回复:“继续监视,没有命令不准行动?!?br>
  广林子:“根据掌握的情况分析,那天晚上在树上的家伙肯定是毒贩子在做易。那天周主席的老婆跟钱市长的老婆在大院里吵架骂仗,赵吉乐去劝架的时候,听到钱市长的老婆说周主席的儿子大烟,大烟的说法是老百姓对毒者的称呼,其实现在的毒者已经不大烟了,一般都是食海洛因。于是赵吉乐专门去看了看周主席的儿子,根据他的气、面容和种种表现,我们判断他就是毒者?!?br>
  林局长:“又是赵吉乐,上一回不就是他闹出来的笑话吗?这一回他仅仅凭看了人家一眼就说人家在毒,人家要是有病,比如说黄疸型肝炎,肺结核,还有好多种病症气都不好,难道都怀疑人家毒?”

  广林子有些尴尬,看看王处长,意思是说,你是行家,你来说。王处长也滑头,对他的暗示假作不见,硬是不吱声,装闷葫芦。林局长想了想说:“这样吧,今天晚上对周主席的儿子先不要采取行动,对那两个人严密监控,如果确实需要抓捕,也要等他们离开大院以后再行动,最好是能通过这两个人钓出他们的上家?!?br>
  王处长听了林局长的话之后眉头微皱,显得有难言之隐。林局长察觉了,问他:“老王有什么问题吗?”

  王处长:“就怕他们离开易现场之后即便抓捕也难拿到证据?!?br>
  林局长:“这就是你们的事了,有本事就给我一份圆的答卷?!?br>
  两个人只好告辞出来,出得门来王处长摇摇头:“这活不好干?!?br>
  广林子:“活该,谁让你不帮我说话。唉,咱们局座啥都好,就是太惧上,一提起常委大院就犯病?!?br>
  王处长:“犯什么???”

  “头晕、腿软、舌头短。出了孙国强那桩事以后,病情加重了?!?br>
  王处长:“我看你在局座面前也有这个症状?!?br>
  广林子:“去个球,你的症状更严重?!?br>
  王处长笑笑:“我那是下级服从上级,尊重领导?!彼低曛笥枚越不资氐木煜麓锩睿骸疤昧?,不准在现场实施抓捕,对那个叫润发的暂时不要动,密切监控另外两个,随时报告他们的情况?!?br>
  听到这个指示,缉毒警察愕然:“处座,你说放了他们?”

  王处长:“谁说放了?让你们密切监控,看看他们从哪取货,谁给他们供货,放长线钓大鱼,懂了吗?”

  “是,明白了?!?br>
  “记住,一定要给我盯死了,要是把线断了我砸你的饭碗?!?br>
  缉毒警察对赵吉乐:“我们这一行最讲究的就是人赃俱获,现在不让抓,看来常委大院真得不一般,这帮家伙真挑了个好地方?!?br>
  赵吉乐:“这跟常委大院有什么关系?”

  “要不是在常委大院里,通常情况下我们早就动手掏鸟了,还不是怕我们动手有动静惊吓了领导?!?br>
  赵吉乐:“也不一定,你没听你们处长说要追查他们的供货上家吗?”

  缉毒警察密切观察的那几个人,对赵吉乐说:“你来看看,这几个家伙好像吵起来了?!?br>
  赵吉乐连忙凑到了夜视仪跟前。

  11

  大槐树上,润发愤愤不平:“你们他妈的真没劲,怎么又长了?我这五百块钱就闹这么一小捏捏,懵我呢还是宰我呢?”

  擦皮鞋的:“你别这么说,现在抓得紧,走货越来越难,都是水谁也不敢存货,物以稀为贵么?!?br>
  旁边的毒贩子:“嗦,就这个价,要还是不要?说实话,就凭你这几个破钱,我都不值当跑这一趟?!?br>
  润发:“你他妈说话客气点,别忘了这是什么地方?!?br>
  毒贩子:“什么地方?哎呀我的妈呀,吓死我了,你他妈以为你是谁?少他妈在我面前充高干子弟,你是什么东西?活死人一个。离开我们你一天都活不下去,快说话,就这个价,要还是不要?不要我们马上走人?!?br>
  擦皮鞋的从中调和:“都别激动么,润发,别生气?!庇侄远痉纷铀担骸盎?,你也别生气,生意再小它也是生意不是?今天晚上就算你过来逛了一趟。这样吧,看在我的面上,润发最近手头确实有点紧,咱们也不能眼看着老客户为难断顿吧?你就让一步,对你来说不就是多赚几个少赚几个的事吗?对润发来说可就是能不能活下去的事了?!?br>
  毒贩子:“这件事倒不是没有商量头,可是我最讨厌的就是这小子动不动跟我耍公子哥脾气。官场上的人认你是主席公子,我们在道上混的认你老大贵姓?别说你了,就是你老子亲自来了,想要货也得拿钱来,一分都不能少。黑天半夜天寒地冻的,我不能白跑,价钱降下来了,别的方面补偿补偿也行?!?br>
  润发的毒瘾已经遏制不住了,开始嗖嗖发抖,鼻涕眼泪一起往下:“你说,你快说呀,怎么补偿?”

  擦皮鞋的朝毒贩子挤挤眼睛:“华哥,您带没带烟?先给润发一,让他熬过这一阵有事就好商量了?!?br>
  毒贩子从兜里掏出一盒烟,挑挑拣拣地掏出一支递给润发:“给,先顶一阵?!?br>
  润发彻底软了,双手接过烟,连连道谢,迫不及待地点燃,拼命了起来。毒贩子:“我倒发现这地方真是个好地方,安静,安全,就是这树上呆着不得劲,要是能有间房子就更好了?!?br>
  擦皮鞋的:“华哥,您这就找对人了,润发家就在这院里,两层小楼,房子有的是,今后在他们家安排见面,既安全又舒服,你说对不对?”

  润发正在过瘾,人家说什么他都点头应承:“对,没问题?!?br>
  毒贩子:“这还差不多,像个兄弟的样儿。这样吧,今后你从我这儿拿货,我给你打八折,今天晚上你五百块钱我给你两捏,怎么样?”

  擦皮鞋的:“华哥真够意思,那可就是打六折了,还不赶快谢谢华哥?!?br>
  润发含糊其辞:“谢谢华哥?!?br>
  毒贩子:“那就说好了,你在家里想办法给我们一间房子,今后就到你们家会面?!?br>
  润发已经过完瘾,头脑也有些清醒了:“要是让我爸我妈发现不就全完了?”

  毒贩子:“他们发现啥?我们跟你都是同学朋友,没事来找你聊天玩,他们能知道什么?再说了,他们白天都得上班,整个家还不都是你一个的?没事。给,这是今天晚上的货,咱们一言为定啊?!?br>
  润发急忙接过两个小塑料袋:“谢谢华哥?!?br>
  擦皮鞋的:“那就一言为定,别忘了给钱啊?!?br>
  润发连忙掏出钱来,数也不数就都给了毒贩子。毒贩子却非常认真地数着,还用手指捏着察看是不是假币,确定无疑了才装进了兜里:“什么时候你爸你妈上班了之后,你给我发个信息,我就过来陪你玩,也算认认门,你说好不好?”

  润发:“好吧?!?br>
  毒贩子对擦皮鞋的:“我们走?!?br>
  两个人又顺着树干爬出了围墙。

  12

  赵吉乐有些着急:“他们散伙了,动不动手?”

  缉毒警察连忙请示:“他们已经分手了,二号目标两人正在离开,一号目标还没动窝,动不动手?”

  王处长指示:“不要轻举妄动,有人监控二号目标,你们继续监控一号目标?!?br>
  赵吉乐:“看,这小子也走了?!?br>
  远远地可以看到,润发从树上爬下来回家了。

  缉毒警察报告:“一号目标已经回家?!?br>
  王处长:“你继续监视,赵吉乐可以休息了?!?br>
  赵吉乐得意了:“哥们,辛苦了,我真得回去睡一会了,你说,几点来替换你?”

  缉毒警察:“心不苦命苦,你就别管我了,你今天整整跟了一天,我才来多大会儿,你好好休息吧?!?br>
  赵吉乐:“哥们,真够意思,就凭你这句话,来,我给你找个地方,不冷,还舒服?!?br>
  缉毒警察:“什么地方?观察方便不?”

  “好地方,走?!?br>
  缉毒警察半信半疑地跟着他走,赵吉乐把他领到了自己家。缉毒警察:“这是什么地方?”

  “我家?!?br>
  缉毒警察:“这不合适吧?别惊扰了你老爸老妈,再说了,这个位置也不好观察啊?!?br>
  赵吉乐:“你别管,跟我上来就成了?!彼底徘那挠迷砍状蚩?,把缉毒警察让了进去,然后领着缉毒警察上楼,来到鼠目占据的房间:“你朝窗户外头看看,视野怎么样?”

  缉毒警察朝窗户外头看了看:“这个角度位置很好,正对这那家门口?!?br>
  赵吉乐:“我给你泡壶茶,你喝着盯着,我真得睡一会了,下半夜我换你?!?br>
  缉毒警察非常感激:“你就睡个整觉吧,今天晚上都交给我了,明天白天你再接手?!?br>
  赵吉乐:“那可不成,广林子知道了非得骂死我,说我欺负人,说不定还得扣我奖金呢。好了,别客气了,天下警察是一家,刑警、毒警更是哥兄弟,我去给你泡茶去?!彼底懦雒畔侣ヅ莶枞チ?。

  缉毒警察哭笑不得地摇摇头:“毒警,毒警,你可真会给我们起名字?!?br>
   wWW.3MxS.coM
( ← ) 上一章   后院[常委大院里的女人]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MRP小说网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后院[常委大院里的女人]》是由作者高和精心编写创作的完本现代文学,三毛小说网为你第一时间提供章节第八章及后院[常委大院里的女人]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结现代文学后院[常委大院里的女人]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MRP小说网 www.mrp123.cn)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