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弃妇的古代奋斗日子 第39章计定-修补
MRP小说网
MRP小说网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言情小说 都市小说 穿越小说 网游小说 军事小说 历史小说 灵异小说 科幻小说 竞技小说 重生小说 官场小说
小说推荐榜 淡色满楼 山乡奇闻 龙涛情史 儿媳秀婷 惹火乡村 小姨多春 荒村野性 山中小屋 桃色美人 寸寸销魂 综合其它 侦探小说 同人小说 现代文学
小说排行榜 孽乱村医 流氓学生 梅开二柱 全本小说 三人成狼 上流爱情 蛮荒囚徒 山间猎艳 极品流氓 岁月人生 笑话大全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热门小说
MRP小说网 > 穿越小说 > 农家弃妇的古代奋斗日子  作者:文荒来挖坑 书号:29132 更新时间:2014-10-10 
第39章计定(修补)
  既打定了主意,曾林便不再迟疑。翌一大早,曾林便带着当归早早地往施府去寻施夫人。

  也是正凑巧,两人刚到施府侧门口,就遇到正要出门的安妈妈,安妈妈正是领了去苏家听答复的差事,既碰巧遇上了,曾林在府里也能算做一个主子,安妈妈便走上前问候了一声“表少爷今儿这么早便来探望老夫人了?表少爷您先请,老奴今天领了差事,就不送表少爷一程了!”

  听了这话,曾林一下便明白了安妈妈领的是什么差事了;他既已改了主意,那安妈妈所领的差事便没必要了,思及此,曾林便道“安妈妈可是要往苏家去?若是此行是往苏家去,勉之这次来寻表舅母,也正是为了此事,不如安妈妈姑且等等,待勉之见过表舅母之后,再办此事吧!”

  表少爷既这么说,安妈妈又是个会来事的,怎会不应,忙答应道“表少爷既这么说,那老奴这事便暂且缓缓,表少爷难得来,老夫人一定早盼着了,老奴这便进去为您通传一声?!?br>
  虽曾林克克子的命数如今已成了老夫人心中的一大心病,但却令老夫人越发心疼曾林,这边一听说曾林来了,便忙吩咐人道“阿松,赶快让玉兰去勉之进来,这孩子如今也知道心急了,这才多久,便就急着来听信了。阿松,勉之的婚事早能有个着落,早能见着曾家有后,就是到了九泉下,我也有脸去见大姐了?!?br>
  林妈妈最是知老夫人心意,顺着口风便道“可不是,表少爷也是体贴老夫人,这不可就什么旁的事都先不顾了,如今就一心一意忙着婚事呢!”

  两人正说着,曾林便进来了,丝毫未提及自己改变主意不娶秦表妹,而要娶苏雨为的事。不过略寒暄了几句,又向老夫人汇报了聘礼打算准备哪些,哪些人领了这差事,新房的修缮工作已差不多安排好,过两便准备动工了。老妇人听了这些,没有不开心的,再三仔细地问了又问,稍有觉得不足的,便吩咐林妈妈去自己的库房中挑出更好的来,果是万分上心。

  但老夫人年纪毕竟大了,精力难免不济;虽自己提点了一番,但到底怕还有疏漏,便又想到了施夫人“勉之,姨婆年纪大了,好些年没办过娶亲这样的大事,你表兄弟们的婚事都是你舅母她们持的,你二舅母这会儿想必也理完事了,你去瞧瞧你二舅母去,求你二舅母帮你持?!?br>
  这话正和了曾林的心意,曾林便不推迟,听话地去了清漪院。

  曾林阻了安妈妈去苏家办差事,施夫人便知曾林与这婚事有了别的想法,但如何也没有想到,曾林竟起了这样的想头,她很是惊讶地说道“勉之,你说什么?不想纳雨娘为妾,想娶雨娘为?”

  这话不可与老夫人道明,与施夫人明言倒是无碍,曾林认真地重复道“表舅母,您没听差,勉之不想耽误秦表妹,为子嗣计,勉之想娶苏姑娘为?!?br>
  会把苏雨进曾府,施夫人心里也不是没有旁的想头,让她把嫡女嫁给曾林,她万分不愿,庶女婆婆又看不上,庶女不能为,更不好为妾,若就这么与曾家断了姻亲,也实非她所愿,那不就太过可惜了。

  她身边的丫鬟又不方便给了曾林做妾侍,施夫人便早就考虑着扶持一良家女子给曾林做妾,维系着与曾家的一丝关系;偏就那么凑巧,她刚起了这心思,苏雨便一头撞了上来,施夫人再让安妈妈打听观察了一番,苏雨竟是方方面面都很符合条件,是个上上的人选,这不,得知两人命格相克相生,老夫人钦点苏雨作曾林的良妾,还能为曾家生育庶长子,施夫人心里没有不开心的,怕是那个惟一觉得开怀的人。

  但是,对施夫人而言,苏雨能做曾林的妾便可达到她的目的了,何况如今还是立妾书的良妾,曾家子嗣的生母,她再没什么不满意。所以,对于扶苏雨上位这事,弊远远大过利,而且还要得罪婆母,施夫人怎肯应允?

  “勉之,你是昏了头了!这婚事不是都已定好了。若是你真想再提携雨娘一把,不妨等雨娘生下二子之后,正经抬她做二房便可。你是什么门第什么身份,她是什么门第什么身份,你的岳家便是再从门第低些的人家里选,也选不到她家。此事舅母便当你想差了,你今儿这话舅母便当没听过!你也别再惦记这门子心思了!”

  尽管被施夫人严辞拒绝,曾林却并不放弃,反而是笑笑对施夫人道“二表舅母,若真论门第,曾家如今也不过是一介平民,而且还是罪民,便是与苏姑娘相比,也是曾家配不上苏家?!?br>
  见曾林这般说,施夫人方知曾林怕是真动了这份心思,心里暗觉苏雨有手段,竟能让曾林这般为她,暗暗更觉满意了三分,便又再退了一步“你既这般喜欢雨娘,那舅母就帮你一把。正之位雨娘是无论如何担不起的,那就让她以二房的礼数进门,一生了长子,便抬她做平,再要强求,也不怕折了福分?”

  不可否认,曾林那一霎那,心里也泛起了一丝波澜,但转而便在心里叹了口气,即便是进门即为平,想必苏姑娘也不会心甘情愿地应下吧!不是内宅惟一的主子,苏姑娘定不会愿意为曾家生儿育女,这样的念头在脑海一闪而过,曾林听了这话时那一刹那的心动便如云烟般散去。

  “二表舅母,您误会了!勉之对苏姑娘并无丝毫男女之思;勉之愿娶苏姑娘为,只因勉之再三思量之后,娶苏姑娘为对曾家来说才是最好的选择!庶子充嫡,终究落下了隐患,而曾家如今,却是再经不起嫡庶之争了!若是娶了秦表妹,表妹无亲生子,未必会甘心教养庶出长子,善待苏姑娘极其后出之子;子嗣教养不好,岂能担负家业传承的重任?再若曾家子嗣皆为苏姑娘所出,都是一母同胞的兄弟姐妹,却偏要分出个高低贵,让曾家的下一辈子嗣如何友爱相处?家宅不宁,兄弟不和,就是再大的家业,也经不起子孙的糟蹋。二表舅母,如今的曾家,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勉之再三思量,为子嗣和家业传承计,还是娶苏姑娘为才是上策?!?br>
  曾林的这番顾虑,施夫人也不是没有想过,只不曾如曾林这般想得清除透彻,但不想违逆婆婆的意思,仍是苦口劝道“你的婚事,你姨婆已经打定了主意,嫡庶、教养这些,哪里没有替你考虑呢?玲玲大家出身,不是个不贤惠的,倒是雨娘,你倒是需压制着些,便让她恃宠而骄,行事没了分寸;若你实在不放心,便将长子养在自己身边便可。何苦违了你姨婆的心意,你姨婆如今年事已高,可再经不起气了!”

  “正是姨婆年事已高,此事勉之才只能求二表舅和二表舅母成全。娶秦表妹为,以苏姑娘为妾其中变数太多,对曾家而言,隐患过大,而且长子乃庶子记嫡,怎么也比不上嫡所出来得名正言顺,便是为了子嗣多为嫡出,勉之也下定了主意要娶苏姑娘为,还望二表舅母能体谅勉之的这番苦心,费心为勉之持一番?!痹中囊庖讯?,起身折朝施夫人深深鞠了一个躬礼。

  曾林如此这般的言行,施夫人哪里还不明白曾林的所思所想,娶本就是为了子嗣传承,曾林虽还年轻,但分明却看得很透彻;此时施夫人方觉得,曾林已真正长成,能够担当起曾家家主的职务;若是没有三代不能科举那出事,他可不就是女婿的上上之选。

  施夫人心里是赞同曾林的想法,但婆母那关实在难过,面上便泛起了愁“勉之,此事舅母无法答允你呀!这桩婚事,你姨婆是绝不会答应的,你姨婆是舅母的婆母,舅母没办法违逆婆母,舅母恐怕也是有心无力,帮不上你!”

  见施夫人心中意动,曾林便做低姿态,苦口恳求道“二表舅母,此事勉之亦知难以说动姨婆,但为曾家的长久计,勉之却只能违逆姨婆的好意。勉之血脉亲长尽已不在,曾家嫡支只余勉之一人,嫡系血脉传承方是头等重要的大事,求二表舅母成全!”

  施夫人听了这话,哪里不知这事她肯定摊上了,推是没法子推的,便问道“勉之,那你跟舅母说说,你是怎样打算的?”

  曾林歉疚地道“如今最好的法子,只能先瞒着姨婆,尽快将婚事办成,待事成定局之后勉之再去向姨婆请罪!”

  施夫人顺着话头问道“你想如何办这门婚事?要舅母怎么帮你?”

  “勉之翻过历书,最近的吉在十一月二十九那天,今天才十三,尚有半月的功夫,紧赶着也不是不能将婚事办成。这婚嫁之事,勉之全然不懂,提亲、下聘、成婚的一应事务,勉之都只能拜托二表舅母了!”

  “这事办得这么急?你要怎么瞒过你姨婆?”

  “表妹娘家久居京中,勉之一会儿便去禀明姨婆,二表舅母已答应代勉之办聘礼和翻修新房这些事宜;姨婆必然会在这一两便带着二位表妹返京去,因姨婆一行都是老弱女眷,行程可以缓一些,便是八或十才到京中也是无碍;勉之也会去信一封与大表舅母,求大表舅母为勉之在姨婆面前周旋一二,勉之需一些时间细细探访秦家一番。如此,只需瞒过这半月,待婚事办成,勉之再亲自进京向姨婆和大表舅母赔罪?!?br>
  见曾林将他定好的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之策娓娓道来,施夫人也没别的话可说“你既已这般想好了,舅母也就不多劝你了;只这事舅母不能允你,你寻你表舅再商量商量,若你表舅答允,舅母只会帮你持!”

  施夫人这么说,曾林便知她已默许,答谢道“多谢二表舅母,稍候勉之便前去禀明二表舅。此后一应事务,便有劳二表舅母为勉之持了!”

  待曾林离去,安妈妈才有些着急地问道“夫人,您真要帮着曾少爷违逆老妇人吗?”

  施夫人却是一派气定神闲的模样“娘,没有强按着牛喝水的道理,曾勉之想得这么通透,又是为了他们曾家嫡系血脉的传承大事,婆婆是想移花接木给孩子谋个出身,奈何勉之却宁愿要个名正言顺。哪里是我要违背老夫人的意思,不过是不敢违了夫君,出嫁从夫可是女子三从四德的铁律之一;若曾勉之能说动夫君,我便帮他一把又如何?”

  安妈妈哪里还不明白,男人们不都重视嫡出子嗣和家业传承,曾少爷正是为了这两样,老爷必定会被他说动,了悟地道“夫人说的是,都是老爷的意思,夫人哪敢有违?”

  果然,不到午时,曾林便陪着施老爷回了施府,有曾林陪着,老夫人把儿子儿媳抛到了一边,施老爷便回了清漪院。

  “夫人,勉之的命数可是真与妾儿女有妨碍?”施老爷进了清漪院正房的厅堂,见屋内只有安妈妈在伺候子,尚未入座,便直言问道。

  施夫人亲自起身服侍施老爷入座,端上茶盏“老爷,了因师太是这么说,寻了四个善合八字的先生分别合了勉之与玲玲和若雪的八字,也都说子嗣有碍,怕是真得给勉之寻个命格硬些的!”

  “所以娘才想让勉之纳那苏姓女子为妾?”施老爷端起茶盏抿了口茶,忽而转了话风“娘这般思量,到底失了周全。曾家如今正是需要开枝散叶的时候,正岂能无出?既知有碍子嗣,又何必非要娶秦家丫头?好在勉之想得明白,嫡子嫡孙才是家族延续的根基。你瞧着那苏姓女子可有什么不妥?”

  施夫人确定施老爷已被曾林说动,朝安妈妈暗暗使了个眼色“老爷,妾身瞧着还好,安妈妈与苏家也略有些交往,让她跟您说说吧!”

  安妈妈明白施夫人的意思,话里言外,把雨娘稍夸了夸“苏家家境虽贫寒了些,可一个寡母养着二儿一女,这也是难免的;但都是明理的人,苏姑娘长兄已娶生子,长嫂也是个贤惠孝顺的,幼弟年不过十三,还正在念书,已过了童子试。那苏姑娘也识得几个字,女红、厨活都拿得出手?!?br>
  将苏雨成过婚,却因无子被休弃的事瞒下了!

  施老爷听了,觉得没什么不妥,念着曾林的一番苦心,便对施夫人道“这事娘那边还是先瞒一瞒,你辛苦些,尽快帮勉之把这婚事办了!到底委屈了勉之,你给那姑娘一份厚厚的添妆吧!”

  施老爷学里还有公务,用了午餐便又去了府学,施夫人刚想歇息一会儿,身边的一个大丫鬟进来下向她回话“夫人,玉兰姐姐来传了话,老夫人请您过去清晖院一趟?!?br>
  老夫人唤她,施夫人不敢迟疑,径直便去了清晖院“婆婆,儿媳来晚了;没耽搁您的事吧?”

  老夫人见了安妈妈,倒是先不提自己想说的事,问起了其他“苏家那边可应下了让雨娘给勉之做妾的事?”

  此事虽已有了变化,施夫人仍面不改地道“苏家人有些不舍得,明儿让安妈妈再去走一趟。婆婆,还有一事要讨您个主意,这都要立妾书了,是不是让人去衙门解了与雨娘的雇契???”

  “这事还好你用心想着,让人尽快去办了吧!你尽快找人去过礼立了妾书,再派个妈妈过去好好教教雨娘规矩,免得后淘气?!被八档秸饫?,老夫人更是惦记着曾林的亲事,便吩咐道“媳妇,勉之定亲的事也该着手去办了,你让人快去打点打点那两个丫头的行李,后天一早,我就先带着两个丫头回京去;你安排一下,看外院哪些人当得起事,能把我们这些女眷送回京去!”

  施夫人哪里不明白这是曾林说动了老夫人,口应下,并殷殷关切道?!捌牌?,老爷如今也安定下来了,又常在府学那边,不如儿媳跟着一起送您回京吧?让您领着两个丫头,就是奴才们再贴心,儿媳总有些不放心?!?br>
  老夫人早与曾林商量好了,曾林从未经历过婚嫁之事,身边哪儿能没个长辈提点,便断然拒绝了施夫人想随行服侍的好意“我这次进京,便是为了勉之和秦家丫头的婚事,勉之哪里懂这些事,身边哪里能没个长辈提点?你要是不放心,就多点几个能经事的奴才一路护送着便是;勉之的婚事好容易才有个结果,我如今只想着能把这事妥妥帖帖地办好!”

  施夫人自然应是,不再多说,回院子后便打发了人去帮着两位表姑娘收拾行李;又安排了四个能经事的管事和两队护卫报给了老夫人。

  当晚施夫人心里想了许多,第二天上午,决定与安妈妈一起往去苏家走一趟“安妈妈,你着人去禀老夫人一声,我要亲自去一趟苏家,午饭便不去伺候婆母了?!?br>
  曾勉之为子嗣计愿娶苏雨娘为,婆婆不愿聘苏雨娘为,不过是觉得她家境寒微,怕是担不起曾家主母的责任,若苏雨娘不光能生儿子,还能管好曾家的内宅,她在婆母面前,不就能把得更直了;想到这里,施夫人哪里还能忍得住,忙催着安妈妈领她去苏家。

  苏家人对施夫人的大驾光临一时都有些惶惶然,只苏雨心中略有底,强作镇定地将施夫人到了铺子后院最大的一间屋子里,安妈妈服侍着施夫人坐下,这才道“苏家嫂子,你家铺子里正是忙活的时候,不如让你儿子儿媳先去忙活,夫人这次来,是来寻雨娘的,你是雨娘的娘,留下听听也无妨?!?br>
  这话一出,很快屋内便只剩施夫人、安妈妈、苏陈氏及苏雨四人。

  施夫人在来的路上已知晓苏雨昨天傍晚曾求见过曾林,可如今曾林既改了主意,她也没必要揪着这点儿小事不放“雨娘,昨勉之寻到我这儿,说不想纳你为妾,想娶你为,勉之托我这个舅母前来求亲,我这次来,就是想问问,这门亲事,雨娘你和你娘可都愿应下?”

  苏雨没想到曾林这么快便说服了施夫人,本是已说好的,便望着施夫人认真地点点头道“雨娘谢夫人和曾少爷抬爱!这门婚事雨娘愿意!”

  见了施夫人,苏陈氏一直很紧张,深怕施夫人是来自己让女儿去给曾少爷做妾的,没想到才过了没两天,竟变成曾少爷要娶女儿为,苏陈氏既惊又喜,一时都不知该说什么好了,直到听见苏雨自己应下婚事,才回过味来,戳了一下苏雨额际,小声训道“闺女,你娘在一旁呢!你怎么好自己开口答应婚事,你是女儿家,矜持着些才好?!?br>
  复又对施夫人道“夫人莫怪,这丫头还不经事呢!曾少爷瞧得上咱们家,咱们家自然是愿意结这门亲事的。夫人难得来,这马上就到晌午了,夫人不如留下吃顿午饭吧!我马上让我家小子去东街的酒楼叫几道菜,夫人可别嫌弃!”

  “雨娘她娘,以后咱们可就是亲家了,怎么还说这些见外的话,今就在你家吃一顿提亲饭,明我便遣了官媒来送庚帖。好些时没见雨娘了,我想和她再说会话,可成?”

  苏陈氏哪里会说不允,说了两句闺女不懂事,夫人尽管教导的话,就高高兴兴地去准备午饭了。

  待她娘走了,苏雨知晓施夫人应该有话对她说,说不得会是一番严厉的训斥,忙凝神屏气,做出一幅低眉顺眼的顺从之态。

  “雨娘,勉之既中意你,愿意娶你为,你也愿意应下这门亲事;那有些事你也该知道知道,你只有知道曾家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家,自己以后才知道该怎样才能掌好这个家?!?br>
  苏雨的百般心理建设全落了空,怎么都没有想到,施夫人竟是亲自来指点她的,对曾家如今仍是一知半解,心中不免忐忑,施夫人这番雪中送炭的举动,她心中万分感激,福身行了个深蹲礼,感激地道“夫人的大恩,雨娘铭记在心,不敢轻言相谢,后必定涌泉相报?!?br>
  “曾家在前朝时便是书香大家,每代子孙中,皆多是一甲及二甲进士,实为名门望族。到了本朝太祖爷的时候,曾家虽是降臣,但勉之的曾祖却是极其聪慧,重考本朝的功名,一路从乡试解元、会试会元到殿试头名状元,是本朝第一个‘大三元’,文采出众,得了太祖爷的重用,官拜首相,因曾家曾祖功绩卓越,太祖还赐封了‘文渊公’的爵位,三代始降。他不仅会做官,也会教养子嗣,勉之的祖父便是本朝第二个‘大三元’,也曾累官至次相,勉之最小的姑祖母还被选进宫中,做了太宗皇帝的妃嫔,生下了两位皇子。勉之的父亲虽未能延续祖孙三代‘大三元’,但也高中探花,尚不到天命之年,便做到了正三品工部左侍郎。曾家益鼎盛之时,不想竟卷进了太宗皇帝晚年的夺嫡之争,元后嫡子——孝烈太子青年夭亡,曾家被指认为附逆,除爵抄家,贬为罪民,放西北,几经艰辛,曾家嫡支才保住勉之一人;曾太妃亦被元后逐至大佛寺出家;但元后后认养的三皇子却被贵妃所出的二皇子所杀,太宗震怒,贬了贵妃,圈二皇子,又立了曾太妃所出的长子四皇子为太子,直到四皇子继位,大赦天下,勉之这才得以从西北回京。曾家虽蒙了大难,但到底是皇亲国戚,你嫁了勉之,便是曾家的宗妇,这宗妇的责任,你可能担当得起?”

  苏雨不曾想到,曾家竟是曾经如此显赫的一个家族;苏雨之前所说想助曾林重振家业的话,此时看来,实在有些自不量力,但苏雨却不是个轻易服输的人“多谢夫人提点,雨娘愚笨,不敢说自己一定能做个无可挑剔的曾家宗妇,但雨娘会多思、多学、多向您请教,遇事不轻易武断,自作主张。进门之后,一定努力为曾家开枝散叶,照顾好曾少爷?!?br>
  “你有这样虚心向学的心思就好。曾家也有积年的妈妈,待你嫁到了曾家,勉之想必会为你安排,你可以慢慢学着如何掌家;曾家的主母,未必是嫁进去了便坐得稳的,在你尚未诞下嫡长子之前,曾家的事务,一应由勉之处理,你多学多看,但少手;你娘家式微,只能求稳,徐徐图之,待你所出的嫡长子长成,你这主母的位置才算是真正坐稳了?!?br>
  这是窝心的提点话,苏雨记在心里,再次深蹲行礼拜谢“雨娘定不负夫人今的提点!”

  施夫人刚指点了苏雨一番,接着便有给了苏雨一道霹雳“你的心能一直这么平静才好;勉之要娶你为,得了我家老爷的许可,但没禀明老夫人,因为老夫人必不会答允,是故,这门婚事只能紧着时间先办成,你若觉得委屈,此事不如作罢!”

  苏雨没有拒绝的权利,有些颤颤地问道“没有老夫人的许可,这门婚事能算数吗?”

  施夫人也不想再吓她“婚书自有我家老爷和其他官绅作保,这门婚事自是算数的,你也是明媒正娶进的曾家的大门。老夫人那边,自有勉之去解释,与你明说这个,不过是让你心里有个成算?!?br>
  苏雨心里有了底,越发感激施夫人“夫人,您且看雨娘后如何行事吧!”

  直到用过了午饭,离了苏家回府,待马车转过了一个街角,安妈妈才有些着急地问道“夫人,您瞧着雨娘能不能担得起曾家主母的职责?”

  施夫人端坐在小绣凳上,不答反问道“娘,你怎么看呢?”

  “夫人,苏家门第实在太低了些,家境也太贫寒了;虽然苏家人都还算明理,也是能帮扶得起的,但对雨娘,老奴是越发有些看不准了,雨娘便是聪明,也未必掌的了曾家的内宅??!”既然夫人答应了曾林,安妈妈便要为施夫人考虑,若苏雨能掌起家,老夫人便没了借口责难夫人。

  “娘,谁家祖上还没个贫寒的时候?家世门第,掌不掌家,这些倒并不是最重要的,她有不笨,这些都是费些力气便能得的。最重要的,是雨娘能不能给曾家添丁进口?她是不是个忘恩负义的人?旁的都不论,只要她能生下儿子,勉之便会护着她,她在曾家便能立得稳;她若是个知恩图报的,咱们跟她结下了一份善缘,这番功夫便没白费!”

  安妈妈这时才真正明白施夫人的意思,此事最大的关节在于,夫人不想白白费了一番心力,又得罪婆婆;见施夫人嘴角噙笑,安妈妈明白施夫人觉得此事值得为之,便不再多想“夫人既下了决定,老奴自然听凭夫人差遣;老奴胳膊腿都还有一把子力气,夫人有什么事,吩咐老奴一声便是?!? Www.3mXs.COm
( ← ) 上一章   农家弃妇的古代奋斗日子   下一章 ( → )
娇妻物语 寸寸销魂 飘在北京 小姨多春 走村媳妇 孽乱村医 桃色美人 荒村野性 留守村庄 畸爱博士 乡野情狂 人面兽医 女友出轨 妇科男医 三人同床 MRP小说网 惹火乡村
免费小说《农家弃妇的古代奋斗日子》是由作者文荒来挖坑精心编写创作的完本穿越小说,三毛小说网为你第一时间提供章节第39章计定(修补)及农家弃妇的古代奋斗日子最新章节免费阅读,完结穿越小说农家弃妇的古代奋斗日子TXT下载的所有章节均为网友更新,与免费小说网(MRP小说网 www.mrp123.cn)立场无关。